魔法石商城熾天使FB粉絲頁熾天使FB社團

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熱門: 昇華關卡  隱藏隊伍加成  龍刻脈動  北域遺族練技心得    搜尋
查看: 9128|回復: 0

[官方情報] 20180824 新增召喚獸、字串(補上傳梵天動態造型)

[複製鏈接]

597

主題

2704

帖子

3萬

積分

12★超級版主

積分
39097
金幣
20267
貢獻
14795
魔法石
2

熾天使宣傳殊榮熾天使版務組

發表於 2018-8-24 18:35: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綜合
招喚師ID: -
本帖最後由 小侯侯 於 2018-8-29 01:00 編輯

【唯識無境 ‧ 梵天】動態造型
YT:

GIF:


【新增召喚獸】

編號/名稱
縮圖
全身圖
1821
睿哲始祖 ‧ 阿特拉哈西斯


1822
思研求知 ‧ 阿特拉哈西斯


1823
桀傲戰領 ‧ 尼努爾塔


1824
驍戰啟悟 ‧ 尼努爾塔


1825
仁心王者 ‧ 杜穆濟


1826
無私犧牲 ‧ 杜穆濟


1827
貞潔之月 ‧ 伊南娜


1828
依戀漣漪 ‧ 伊南娜


1829
濁化疾神 ‧ 納姆塔爾


1830
破梏命運 ‧ 納姆塔爾


1865
機巧治癒 ‧ 蘭布達


1872
菜鳥廚師 ‧ 點心娘


1873
酥脆春卷


1874
晶瑩蝦餃


1875
飽足糯米雞


1876
嫩滑燒賣


1877
濃香牛肉球


6170
宇宙巡航 ‧ 沙利葉


6206
唯識無境 ‧ 梵天
(動態造型)




【新增隊長技能】

編號
名稱
描述
對應召喚獸
1472
穹蒼賜賞 ‧ 浪濤
水屬性攻擊力 4.5 倍;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4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1 粒水神族符石
?
1473
穹蒼賜賞 ‧ 熾燄
火屬性攻擊力 4.5 倍;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4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1 粒火神族符石
?
1474
穹蒼賜賞 ‧ 藤木
木屬性攻擊力 4.5 倍;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4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1 粒木神族符石
?
1475
穹蒼賜賞 ‧ 玄光
光屬性攻擊力 4.5 倍;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4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1 粒光神族符石
?
1476
穹蒼賜賞 ‧ 幽冥
暗屬性攻擊力 4.5 倍;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4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1 粒暗神族符石
?
1477
穹蒼賜賞 ‧ 神浪
水屬性攻擊力 3.5 倍;每橫行首批消除 1 組 3 粒或以上符石時,將產生 1 粒水神族符石
?
1478
穹蒼賜賞 ‧ 神燄
火屬性攻擊力 3.5 倍;每橫行首批消除 1 組 3 粒或以上符石時,將產生 1 粒火神族符石
?
1479
穹蒼賜賞 ‧ 神木
木屬性攻擊力 3.5 倍;每橫行首批消除 1 組 3 粒或以上符石時,將產生 1 粒木神族符石
?
1480
穹蒼賜賞 ‧ 神光
光屬性攻擊力 3.5 倍;每橫行首批消除 1 組 3 粒或以上符石時,將產生 1 粒光神族符石
?
1481
穹蒼賜賞 ‧ 神幽
暗屬性攻擊力 3.5 倍;每橫行首批消除 1 組 3 粒或以上符石時,將產生 1 粒暗神族符石
?


【新增主動技能】

編號
名稱
描述
對應召喚獸
2175
喝口茶吃個包
3 回合內,生命力未滿時,根據隊伍中人類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6 個人類成員可回復最多 15000 點生命力
?
2318
水靈飄灑
引爆自身直行的符石以掉落水強化及心強化符石。若身旁的成員同為水屬性神族,同得此效果
?
2319
火靈飄灑
引爆自身直行的符石以掉落火強化及心強化符石。若身旁的成員同為火屬性神族,同得此效果
?
2320
木靈飄灑
引爆自身直行的符石以掉落木強化及心強化符石。若身旁的成員同為木屬性神族,同得此效果
?
2321
光靈飄灑
引爆自身直行的符石以掉落光強化及心強化符石。若身旁的成員同為光屬性神族,同得此效果
?
2322
暗靈飄灑
引爆自身直行的符石以掉落暗強化及心強化符石。若身旁的成員同為暗屬性神族,同得此效果
?
2338
水刃煞陣 ‧ 掌時
10 秒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1 回合內,消除 1 組 6 粒或以上的水符石,水屬性攻擊力 2 倍
?
2339
燄刃煞陣 ‧ 掌時
10 秒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1 回合內,消除 1 組 6 粒或以上的火符石,火屬性攻擊力 2 倍
?
2340
藤刃煞陣 ‧ 掌時
10 秒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1 回合內,消除 1 組 6 粒或以上的木符石,木屬性攻擊力 2 倍
?
2341
光刃煞陣 ‧ 掌時
10 秒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1 回合內,消除 1 組 6 粒或以上的光符石,光屬性攻擊力 2 倍
?
2342
魅刃煞陣 ‧ 掌時
10 秒內,可任意移動符石而不會發動消除。1 回合內,消除 1 組 6 粒或以上的暗符石,暗屬性攻擊力 2 倍
?
2349
芳香四溢 ‧ 水
根據隊伍中水屬性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最多可回復 6000 點生命力
?
2350
芳香四溢 ‧ 火
根據隊伍中火屬性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最多可回復 6000 點生命力
?
2351
芳香四溢 ‧ 木
根據隊伍中木屬性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最多可回復 6000 點生命力
?
2352
芳香四溢 ‧ 光
根據隊伍中光屬性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最多可回復 6000 點生命力
?
2353
芳香四溢 ‧ 暗
根據隊伍中暗屬性成員的數量,回復相應的生命力,最多可回復 6000 點生命力
?


【新增故事】

斷頭裁決 ‧ 夏爾
  「先生,今天的百合剛剛由船從對海運到,香味獨特清香,送給太太最適合不過了。」花店的年輕女子熱情地向夏爾介紹著。

  身穿墨藍西裝的夏爾點一下頭,朝店員微微一笑之後就自顧自地走開,漫不經心的在尋找他心目中的目標。他走路的姿態十分優雅,每見到一種艷紅色的花,都會以四十五度的角度彎腰,閉目聞香。

  「為甚麼同是四十多歲,我的丈夫就沒有這種氣質呢?」店員陶醉於夏爾的一舉一動,情不自禁脫口而出。

  聞言的夏爾轉頭望向店員,托托眼鏡一本正經地道:「妻子理應忠於丈夫,連一絲精神出軌也不可以存在。」原本溫文的紳士瞬間變臉,女子的臉上先是一陣紅,又被他的表情嚇得一陣慘白。

  不給她支吾的機會,夏爾恢復不慍不火的態度說:「麻煩你幫我包起這些,我妻子最喜歡這種花了。」

  等夏爾離去之後,傻眼的店員有說不出的毛骨悚然感:「他、他買的……是彼岸花呀……」

  回到家的夏爾一推開門,迎來他的是一個激動的擁抱。貌美的女子莎麗娜撲進她丈夫的懷裡甜甜的喚道:「老師,人家終於等到你回來了,跟你說呀……」

  夏爾輕撫她的頭,打斷了莎麗娜的話,把花束交到她的左手上說:「生日快樂,親愛的。」說罷又拉起她右手仔細檢察上面的傷。莎麗娜泛起幸福的笑容,任由他擺佈,之後又興奮的說:「你火了,老師。今天的新聞紙上又在報道你的『藝術品』呢。」

  夏爾瞄到一旁的新聞紙的頭版,黑白的照片中是兩具身首異處的裸屍,令他慢慢回想起昨天在豪華的卧室內,一對男女來不及整理衣服就在彈指之間人頭落地的情景。鮮血四濺的色彩,填補了這照片上的黑白。

  「有點可惜,下手太快連尖叫聲都聽不見。」他不甘心地道,莎麗娜聽後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跟妻子和女兒共進晚餐之後,夏爾回到書房閉目養神。他的手指在書桌上輕敲,哼著目前最受歡的樂曲,享受在這風雨前夕的寧靜。眼看時間差不多,他從皮袋中取出一份黑色的信件,信封上有一枝被蠟固定了的彼岸花。夏爾拆看信封,慢慢咀嚼信的內容。讀到最後,他發出了一聲鄙視冷笑。

  『十三街富戶,五十七歲,紅寶石商人,以慈善之名設立孤兒院,實以滿足其戀童的癖好。』夏爾滿腦子在盤算怎樣把照片中滿身肥肉的禿子手刃,最後想到一個最「仁慈」的方法。

  一座奢華寬敞的大宅傳出美妙的音樂聲,一個臃腫的禿子正在席上大口肉大口酒,同時欣賞著大廳中妙曼起舞的女郎旁邊繃緊站著的小男孩。看起來約九歲左右的男孩好不自在,雖然穿著新造好的禮服,但雙手一直在整理那緊縛的衣領。

  禿子把酒一飲而盡,樂滋滋地向男孩走過去,亦管不上肥大的肉臀把桌子上的盤子都撞掉在地上。他一手抓起男孩的胳膊,粗魯地拉他到樓上的卧室。

  「衣服穿得不舒服對吧?我馬上幫你換掉唷。今晚是獎勵你在同伴中脫穎而出,想要甚麼院長都可以送你。」猥瑣的目光一直在男孩的身上遊走,男孩還天真的用力點頭。

  房間裡,夏爾靜靜待在一角,在昏暗的環境中目露兇光,猶如一隻伺機行動的獵豹。禿子完全沉溺於色慾中,絲毫不察覺。

  「院長,為甚麼我要這樣做?」

  「好孩子要聽話,照著院長的說話去做就對了。」

  就在禿子快要達到目的的一刻,他只有最後的一個印象── 男孩驚愕的表情。帶著一副難以置信表情的頭顱滾到地氈上,床上留下的是一個血染的脂肪體,和一個嚇得說不出話來的男孩。

  「在快要得逞的時候死去,是不是很仁慈?」夏爾握著一座鋒利的斷頭台,玩味的問著地上的頭顱。

  「呀呀呀呀!」男孩失控地尖叫,夏爾臉色一沉,手起刀落,一顆小腦袋咚咚滾到地上,撞到牆邊。

  「真吵,打擾我說話。」

  午夜時分,月光照射在夏爾定家的門前,一個睡眼惺忪的小身軀抱著洋娃娃依著大門搖搖欲墜。夏爾溫柔的把她抱起,目光充滿著慈愛,在她額頭輕吻了一下:「晚安,我的小公主。」
睿哲始祖 ‧ 阿特拉哈西斯
  古人類開始聚集成一個個部落,阿特拉哈西斯經常忙著研究各種知識與新的技術。他鑽研著元素之力與眾生之間的關係,元素之力於是慢慢影響著阿特拉哈西斯並為他造出了幻境……

  一開始,古神安努來到村落指導村民們各種知識與技術,當中以阿特拉哈西斯對安努的教導最感興趣,他每天都會來聽安努的講解。

  「……就這樣,花粉透過風來傳播,花朵在受精後便會結出果實。這就是為甚麼同樣的植物,卻並非每棵都長出果實。」安努摘下樹上的果實遞給阿特拉哈西斯。

  阿特拉哈西斯咬了一口甜美的果實後說:「原來如此,我一直還以為是肥料不足所導致。」

  「說到天氣呢……」安努目到海面上出現不尋常的圖案,猛然站起思量了許久,「你知道甚麼是『魚雨』嗎?」
  
  阿特拉哈西斯聽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打趣地跟安努說:「老師,你不會是想說魚會從天而降吧?」他看著萬里無雲的晴空,想到這滑稽的情景忍俊不禁起來。

  「正是。我敢保證數天內你們可以親身體會一番。」

  村民們面面相覷,誰都不相信安努的說話。安努轉身看向阿特拉哈西斯,阿特拉哈西斯一臉困惑地說:「老師,魚兒本來就是池中物,牠們只有鰭,不像鳥兒有翅膀,又怎能從天而降呢……」

  「從未生火的人,只會當火焰為邪物;從未體驗過的事物,自然就會質疑。願你一直保持探知求真的心,阿特拉哈西斯。」安努沒再說甚麼,慢慢轉身離開。

  阿特拉哈西斯看著安努漸行漸遠的背影,祂的話一直在他腦海中迴盪。在那之後,阿特拉哈西斯想找安努問個明白,但找遍整個部落,都再也找不到他……

  在安努失蹤的第二天,天氣異常炎熱,空氣中瀰漫著又悶又濕的霞霧。昨天蔚藍的晴天如今被一陣厚厚的灰雲所覆蓋,阿特拉哈西斯翻查安努送他的手記,查到這正是積雨雲。位於山腰下部落本是冬暖夏涼,反常的天氣令阿特拉哈西斯感到不安。

  深夜時分,接二連三的「撲通」巨響驚醒了全村的人,大家紛紛步出草房一看究竟,怎知目到驚人一幕。漫天活魚如雨水從天而降,滿天滿地都是活蹦亂跳的鮮魚。

  「真的是魚雨呀。」
  「這麼多的魚夠吃好幾天了。」
  阿特拉哈西斯震驚不已,茫然地說:「沒想到老師的預言果然成真了。」但是,天空中的積雨雲並沒有消散,而且相比白天時看到的大了好幾倍。阿特拉哈西回憶起老師望到湖面波紋時的反應,急忙跑到海邊。

  「海水倒退了一大半……那是甚麼?不好了!」遠方一塊黑漆漆的雷雨雲壓得很低,幾乎與海面相接,覆蓋海面。水平線上冒起了兩條互相蟠轉的水柱,它的上端與雷雨雲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水面,一邊旋轉,一邊移動,向岸邊襲來。

  「魚雨只是個先兆,這龍狀的水卷才是老師想提醒我們的!」

  水洪沖噬的破壞力足以把房屋摧毀,更何況是這從未認知的自然力量。縱時他沒感受過水龍捲的威力,但過去的經驗和知識告訴他,必須往高地走。

  阿特拉哈西斯連夜帶著所有村民急忙上山,收拾輕裝逃到山頂避難。眾人眼睜睜地看著水龍卷輾斷捕漁船的船身,將自己的家園吸起到空中捲碎。觸目驚心的畫面讓他們不由自主地與家人抱成一團,只有阿特拉哈西斯的眼中是散發出光彩。

  『若我擁有如老師所知般的豐厚知識,我就能預計一切,帶領大家避過災劫。』
思研求知 ‧ 阿特拉哈西斯
  古人類開始聚集成一個個部落,阿特拉哈西斯經常忙著研究各種知識與新的技術。他鑽研著元素之力與眾生之間的關係,元素之力於是慢慢影響著阿特拉哈西斯並為他造出了幻境……

  一開始,古神安努來到村落指導村民們各種知識與技術,當中以阿特拉哈西斯對安努的教導最感興趣,他每天都會來聽安努的講解。

  「……就這樣,花粉透過風來傳播,花朵在受精後便會結出果實。這就是為甚麼同樣的植物,卻並非每棵都長出果實。」安努摘下樹上的果實遞給阿特拉哈西斯。

  阿特拉哈西斯咬了一口甜美的果實後說:「原來如此,我一直還以為是肥料不足所導致。」

  「說到天氣呢……」安努目到海面上出現不尋常的圖案,猛然站起思量了許久,「你知道甚麼是『魚雨』嗎?」
  
  阿特拉哈西斯聽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打趣地跟安努說:「老師,你不會是想說魚會從天而降吧?」他看著萬里無雲的晴空,想到這滑稽的情景忍俊不禁起來。

  「正是。我敢保證數天內你們可以親身體會一番。」

  村民們面面相覷,誰都不相信安努的說話。安努轉身看向阿特拉哈西斯,阿特拉哈西斯一臉困惑地說:「老師,魚兒本來就是池中物,牠們只有鰭,不像鳥兒有翅膀,又怎能從天而降呢……」

  「從未生火的人,只會當火焰為邪物;從未體驗過的事物,自然就會質疑。願你一直保持探知求真的心,阿特拉哈西斯。」安努沒再說甚麼,慢慢轉身離開。

  阿特拉哈西斯看著安努漸行漸遠的背影,祂的話一直在他腦海中迴盪。在那之後,阿特拉哈西斯想找安努問個明白,但找遍整個部落,都再也找不到他……

  在安努失蹤的第二天,天氣異常炎熱,空氣中瀰漫著又悶又濕的霞霧。昨天蔚藍的晴天如今被一陣厚厚的灰雲所覆蓋,阿特拉哈西斯翻查安努送他的手記,查到這正是積雨雲。位於山腰下部落本是冬暖夏涼,反常的天氣令阿特拉哈西斯感到不安。

  深夜時分,接二連三的「撲通」巨響驚醒了全村的人,大家紛紛步出草房一看究竟,怎知目到驚人一幕。漫天活魚如雨水從天而降,滿天滿地都是活蹦亂跳的鮮魚。

  「真的是魚雨呀。」
  「這麼多的魚夠吃好幾天了。」
  阿特拉哈西斯震驚不已,茫然地說:「沒想到老師的預言果然成真了。」但是,天空中的積雨雲並沒有消散,而且相比白天時看到的大了好幾倍。阿特拉哈西回憶起老師望到湖面波紋時的反應,急忙跑到海邊。

  「海水倒退了一大半……那是甚麼?不好了!」遠方一塊黑漆漆的雷雨雲壓得很低,幾乎與海面相接,覆蓋海面。水平線上冒起了兩條互相蟠轉的水柱,它的上端與雷雨雲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水面,一邊旋轉,一邊移動,向岸邊襲來。

  「魚雨只是個先兆,這龍狀的水卷才是老師想提醒我們的!」

  水洪沖噬的破壞力足以把房屋摧毀,更何況是這從未認知的自然力量。縱時他沒感受過水龍捲的威力,但過去的經驗和知識告訴他,必須往高地走。

  阿特拉哈西斯連夜帶著所有村民急忙上山,收拾輕裝逃到山頂避難。眾人眼睜睜地看著水龍卷輾斷捕漁船的船身,將自己的家園吸起到空中捲碎。觸目驚心的畫面讓他們不由自主地與家人抱成一團,只有阿特拉哈西斯的眼中是散發出光彩。

  『即使沒有引導,我也能吸收並活用各種知識;雖然我無法預計將來發生的事,但我能憑我的知識去處理難題。』
桀傲戰領 ‧ 尼努爾塔
  作為部落的守護者,尼努爾塔每天都鍛鍊著自己,這天尼努爾塔如常鍛鍊。他揮動了鐮刀劍無數次後,坐到附近的樹下休息。此時元素開始圍繞著他運轉,引導尼努爾塔的意識走進元素幻境……

  「揮刀的動作要再快一點!」尼努爾塔大聲喝令,正在接受戰鬥訓練的部落居民立即加快了速度,令他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樣就對了!要記住戰鬥時,速度與力量都是很重要的。」
  時間轉眼過去,部落居民陸續回去。尼努爾塔拿出腰間被布包住的鐮刀劍,定睛的注視著它。這把沒開封的鐮刀劍是古神安努給予他用作保護他人的劍,為了尋得「保護」的真義與使鐮刀劍開封的方法,他幫忙築起護牆,又指導居民戰鬥,可是鐮刀劍始終都沒有開封。
  「鐮刀劍……還是沒有開封嗎?」杜穆濟有一次隨口問。
  「嗯……或許這就證明俺是無法守護部落裡的一切。」尼努爾塔失望地說。
  「我不認為是這樣。既然老師把它交給你,就一定有祂的用意。」
  尼努爾塔沒有答腔,他找不到在部落的存在價值,於是在寂靜的深夜裡,留下一封書信便悄然離去。

  離開部落後,尼努爾塔四處遊走,直至他遇上了神鳥。那是個偶然的際遇,他來到村落打算補充旅行所需品,卻聽到上空傳來尖銳的一聲!他抬頭一看,巨大的身影在他頭頂上方掠過。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古代神鳥嗎?』尼努爾塔很快認出了巨大身影的真面目。
  「我的孩子!那怪物搶走了我的孩子啊!」一名婦人驚恐地跑出來,指向揚長而去的神鳥,尼努爾塔一看,發現一個嬰兒被牠抓到半空,便立刻追上去。
  神鳥察覺被追蹤,拍動雙翼加速。尼努爾塔見狀跑得更快,在沙漠上大小不一的大石上跳躍,很快便拉近了與神鳥之間的距離。他看準時機,用力一踏,整個人騰空於空中,雙手抓住神鳥的左翼!失去平衡的神鳥尖叫一聲,鬆開了爪子;嬰兒往下墜,尼努爾塔連忙一躍,接住嬰兒倒在沙地上連番帶滾,,揚起灰灰的沙塵。
  尼努爾塔抱起嬰兒站起身,幸好降落的是沙地,他和嬰兒只受了點皮肉的傷;神鳥卻弄傷了其中一隻翅膀,倒在地上掙扎。正當尼努爾塔想給牠最後一擊時,他聽到不遠處傳來小鳥的叫聲,他朝聲音看去,便見附近一塊高大的石上有一個大型的鳥巢,上面有三隻神鳥的小鳥。
  這時後方傳來強烈的敵意,尼努爾塔察覺到連忙護住嬰兒退後,來襲者是剛才倒地的神鳥。
神鳥揚起雙翼,保護身後的小鳥。
  『這傢伙翅膀明明受了傷,還忍著痛來和俺戰鬥——』
  此時,尼努爾塔看向小鳥們,終於想通了過去的所有迷思。
  『是因為要守護自己的兒女嗎?難道老頭一直想要我明白的,真正的強大就是為了守護他人?』
  就在此時,鐮刀劍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露出紅色的利刃。
  明白到這一切的尼努爾塔並無傷害神鳥就回到村落,把嬰兒交回婦人的手上,對方激動地流著淚跪地道謝。看著村落的人圍著婦人安慰她的畫面,尼努爾塔想起了杜穆濟和其他的夥伴,整理行裝急不及待起行,往故鄉進發……

  『若無法守護他人,擁有再強大的力量,也是毫無意義。所以,俺會一直戰鬥,為了不辜負老頭子的期望……』
驍戰啟悟 ‧ 尼努爾塔
  作為部落的守護者,尼努爾塔每天都鍛鍊著自己,這天尼努爾塔如常鍛鍊。他揮動了鐮刀劍無數次後,坐到附近的樹下休息。此時元素開始圍繞著他運轉,引導尼努爾塔的意識走進元素幻境……

  「揮刀的動作要再快一點!」尼努爾塔大聲喝令,正在接受戰鬥訓練的部落居民立即加快了速度,令他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樣就對了!要記住戰鬥時,速度與力量都是很重要的。」
  時間轉眼過去,部落居民陸續回去。尼努爾塔拿出腰間被布包住的鐮刀劍,定睛的注視著它。這把沒開封的鐮刀劍是古神安努給予他用作保護他人的劍,為了尋得「保護」的真義與使鐮刀劍開封的方法,他幫忙築起護牆,又指導居民戰鬥,可是鐮刀劍始終都沒有開封。
  「鐮刀劍……還是沒有開封嗎?」杜穆濟有一次隨口問。
  「嗯……或許這就證明俺是無法守護部落裡的一切。」尼努爾塔失望地說。
  「我不認為是這樣。既然老師把它交給你,就一定有祂的用意。」
  尼努爾塔沒有答腔,他找不到在部落的存在價值,於是在寂靜的深夜裡,留下一封書信便悄然離去。

  離開部落後,尼努爾塔四處遊走,直至他遇上了神鳥。那是個偶然的際遇,他來到村落打算補充旅行所需品,卻聽到上空傳來尖銳的一聲!他抬頭一看,巨大的身影在他頭頂上方掠過。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古代神鳥嗎?』尼努爾塔很快認出了巨大身影的真面目。
  「我的孩子!那怪物搶走了我的孩子啊!」一名婦人驚恐地跑出來,指向揚長而去的神鳥,尼努爾塔一看,發現一個嬰兒被牠抓到半空,便立刻追上去。
  神鳥察覺被追蹤,拍動雙翼加速。尼努爾塔見狀跑得更快,在沙漠上大小不一的大石上跳躍,很快便拉近了與神鳥之間的距離。他看準時機,用力一踏,整個人騰空於空中,雙手抓住神鳥的左翼!失去平衡的神鳥尖叫一聲,鬆開了爪子;嬰兒往下墜,尼努爾塔連忙一躍,接住嬰兒倒在沙地上連番帶滾,,揚起灰灰的沙塵。
  尼努爾塔抱起嬰兒站起身,幸好降落的是沙地,他和嬰兒只受了點皮肉的傷;神鳥卻弄傷了其中一隻翅膀,倒在地上掙扎。正當尼努爾塔想給牠最後一擊時,他聽到不遠處傳來小鳥的叫聲,他朝聲音看去,便見附近一塊高大的石上有一個大型的鳥巢,上面有三隻神鳥的小鳥。
  這時後方傳來強烈的敵意,尼努爾塔察覺到連忙護住嬰兒退後,來襲者是剛才倒地的神鳥。
神鳥揚起雙翼,保護身後的小鳥。
  『這傢伙翅膀明明受了傷,還忍著痛來和俺戰鬥——』
  此時,尼努爾塔看向小鳥們,終於想通了過去的所有迷思。
  『是因為要守護自己的兒女嗎?難道老頭一直想要我明白的,真正的強大就是為了守護他人?』
  就在此時,鐮刀劍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露出紅色的利刃。
  明白到這一切的尼努爾塔並無傷害神鳥就回到村落,把嬰兒交回婦人的手上,對方激動地流著淚跪地道謝。看著村落的人圍著婦人安慰她的畫面,尼努爾塔想起了杜穆濟和其他的夥伴,整理行裝急不及待起行,往故鄉進發……

  『力量的真諦,保護的意義,並非能透過語言能夠傳達。俺會為守護他們的信念而一直繼續戰鬥。』
仁心王者 ‧ 杜穆濟
  杜穆濟在夥伴們的支持下,努力的建立部落並同時為居民帶來更多便利的技術,元素之力感受到杜穆濟的疲憊,於是造出幻境來撫慰他……

  『吾等古神將要歸去,吾必須選一人作為人族的領袖,而汝將是新一任的領袖。』
  『汝必須成為領袖,人類只有在你帶領之下才能強大。』
  杜穆濟按古神安努的話,成為古人類的領袖。他與夥伴們利用技術與知識,將過去分散生活的人聚合起來,集結成強大的部落。雖然杜穆濟每天都過得非常忙碌,但有著夥伴們和伊南娜的支持,他甘之如飴。
  然而,和平的日子無法持續,由吉爾伽美什統領的近海城鎮開始揚起他的獠牙,侵略附近弱小的部落,以壯大自身的軍隊。杜穆濟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的部落也只會淪落到相同的下場。於是他設宴邀請鄰近最大部落的族長來到自己的部落一聚,希望集結起來一起對抗吉爾伽美什。
  是夜,杜穆濟見族長飽腹一頓、心情變得愉悅,便提出合作一事。族長非愚昧之輩,早知道杜穆濟的目的,露出了然的表情。
  「杜穆濟,這事我不能輕易點頭答應,誰曉得你會不會假借合作為由,實是來吞併我的部落。」
  「我不會做這種卑鄙的事!」杜穆濟激動地反駁,向族長躬身請求說︰「假如我們不團結起來,就會被吉爾伽美什打敗,請你相信我!」
  「我不能只靠信任這捉不住的東西……這樣吧,只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便與你合作。」
  「是甚麼要求?不論怎樣困難的要求,我一定會儘力完成。」
  「絕不困難,為了保住我部落的地位,你要與我的女兒結婚。」
  「這……」杜穆濟臉頓時一沉,腦內掠過伊南娜的身影,還有她依偎在懷內的情景。
  「難道你已經心有所屬?放心,只要我女兒能成為正妻,你娶多少個側室我也不介意。」
  面對族長熾熱的眼神,杜穆濟無法回應,最後只能找個藉口打發族長離去。偌大的宴廳只餘杜穆濟,他走到露台,俯瞰部落的景象,夜幕下房屋的燈火搖曳,閃爍出溫暖和平和。
  『為了保護部落的和平,我只能答應。』
  下了決心的杜穆濟來到伊南娜所在的房間,她一見到杜穆濟便如蝴蝶發現盛開的花卉般撲向他懷內,揚起笑容想向他撒嬌,卻見到他一臉凝重,伊南娜收斂笑容問︰「發生了甚麼事嗎?」
  杜穆濟將他決定要娶鄰族族長女兒一事告訴伊南娜,她大受打驚,瞠目拉開了與杜穆濟的距離,淚水撲簌流下,雙肩不住抖動。
  「伊南娜,你應該明白我們的狀況,我——」
       「我不想與其他女人分享你!假如不能成為你唯一的妻子,那我寧可甚麼也不要!」伊南娜撂下這話後便用力推開杜穆濟往外跑,杜穆濟伸手想抓住她,但手伸到一半便停住了。
  『抓住了她,我又能做甚麼,既然我已決定娶別人為妻子,再多的溫柔撫慰對她也只是偽善的行為。』
  杜穆濟明白伊南娜深愛自己,亦因為用情至深,所以當背叛了她的信任時,她的恨意仍濃烈得很。果不其然,伊南娜翌日留下一封信說要到部落邊境幫助那邊的居民,便自此不再出現於部落中心。
  杜穆濟雖然有派人打聽她的下落,但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儘管他非常擔心伊南娜,但為了維持部落的日常運作,他無法離開去尋找她。
  很快便迎來了杜穆濟與他族族長女兒婚禮舉辦的日子。兩人的婚事牽連到兩族的利益,婚禮盛大舉行,杜穆濟和他的妻子踏上馬車,一行人馬浩浩蕩蕩出發。圍觀人們歡呼,向杜穆濟撒花祝福,但他一點都不覺得開心,眼睛不斷在人群中搜索,希望能找到那讓他魂縈夢繫的人,只可惜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婚禮順利結束,杜穆濟統領的部落變得更強大,這份強大讓吉爾伽美甚感到恐懼,終於屈服派出說和的使者。杜穆濟接受吉爾伽美什提出的盟約,亦因為這個決定,杜穆濟的部落得以迅速發展,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
  這一切都是杜穆濟所希望,但他的內心有一角卻感到空虛無比……

  『假如無法令最愛的人得到幸福,即使成為了最出色的領袖又有甚麼意義呢?』
無私犧牲 ‧ 杜穆濟
  杜穆濟在夥伴們的支持下,努力的建立部落並同時為居民帶來更多便利的技術,元素之力感受到杜穆濟的疲憊,於是造出幻境來撫慰他……

  『吾等古神將要歸去,吾必須選一人作為人族的領袖,而汝將是新一任的領袖。』
  『汝必須成為領袖,人類只有在你帶領之下才能強大。』
  杜穆濟按古神安努的話,成為古人類的領袖。他與夥伴們利用技術與知識,將過去分散生活的人聚合起來,集結成強大的部落。雖然杜穆濟每天都過得非常忙碌,但有著夥伴們和伊南娜的支持,他甘之如飴。
  然而,和平的日子無法持續,由吉爾伽美什統領的近海城鎮開始揚起他的獠牙,侵略附近弱小的部落,以壯大自身的軍隊。杜穆濟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的部落也只會淪落到相同的下場。於是他設宴邀請鄰近最大部落的族長來到自己的部落一聚,希望集結起來一起對抗吉爾伽美什。
  是夜,杜穆濟見族長飽腹一頓、心情變得愉悅,便提出合作一事。族長非愚昧之輩,早知道杜穆濟的目的,露出了然的表情。
  「杜穆濟,這事我不能輕易點頭答應,誰曉得你會不會假借合作為由,實是來吞併我的部落。」
  「我不會做這種卑鄙的事!」杜穆濟激動地反駁,向族長躬身請求說︰「假如我們不團結起來,就會被吉爾伽美什打敗,請你相信我!」
  「我不能只靠信任這捉不住的東西……這樣吧,只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便與你合作。」
  「是甚麼要求?不論怎樣困難的要求,我一定會儘力完成。」
  「絕不困難,為了保住我部落的地位,你要與我的女兒結婚。」
  「這……」杜穆濟臉頓時一沉,腦內掠過伊南娜的身影,還有她依偎在懷內的情景。
  「難道你已經心有所屬?放心,只要我女兒能成為正妻,你娶多少個側室我也不介意。」
  面對族長熾熱的眼神,杜穆濟無法回應,最後只能找個藉口打發族長離去。偌大的宴廳只餘杜穆濟,他走到露台,俯瞰部落的景象,夜幕下房屋的燈火搖曳,閃爍出溫暖和平和。
  『為了保護部落的和平,我只能答應。』
  下了決心的杜穆濟來到伊南娜所在的房間,她一見到杜穆濟便如蝴蝶發現盛開的花卉般撲向他懷內,揚起笑容想向他撒嬌,卻見到他一臉凝重,伊南娜收斂笑容問︰「發生了甚麼事嗎?」
  杜穆濟將他決定要娶鄰族族長女兒一事告訴伊南娜,她大受打驚,瞠目拉開了與杜穆濟的距離,淚水撲簌流下,雙肩不住抖動。
  「伊南娜,你應該明白我們的狀況,我——」
       「我不想與其他女人分享你!假如不能成為你唯一的妻子,那我寧可甚麼也不要!」伊南娜撂下這話後便用力推開杜穆濟往外跑,杜穆濟伸手想抓住她,但手伸到一半便停住了。
  『抓住了她,我又能做甚麼,既然我已決定娶別人為妻子,再多的溫柔撫慰對她也只是偽善的行為。』
  杜穆濟明白伊南娜深愛自己,亦因為用情至深,所以當背叛了她的信任時,她的恨意仍濃烈得很。果不其然,伊南娜翌日留下一封信說要到部落邊境幫助那邊的居民,便自此不再出現於部落中心。
  杜穆濟雖然有派人打聽她的下落,但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儘管他非常擔心伊南娜,但為了維持部落的日常運作,他無法離開去尋找她。
  很快便迎來了杜穆濟與他族族長女兒婚禮舉辦的日子。兩人的婚事牽連到兩族的利益,婚禮盛大舉行,杜穆濟和他的妻子踏上馬車,一行人馬浩浩蕩蕩出發。圍觀人們歡呼,向杜穆濟撒花祝福,但他一點都不覺得開心,眼睛不斷在人群中搜索,希望能找到那讓他魂縈夢繫的人,只可惜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婚禮順利結束,杜穆濟統領的部落變得更強大,這份強大讓吉爾伽美甚感到恐懼,終於屈服派出說和的使者。杜穆濟接受吉爾伽美什提出的盟約,亦因為這個決定,杜穆濟的部落得以迅速發展,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
  這一切都是杜穆濟所希望,但他的內心有一角卻感到空虛無比……

  『做大事必須有所犧牲,若我一人的幸福能換來部落與人類的發展,我也甘願了。』
貞潔之月 ‧ 伊南娜
  成為杜穆濟的妻子後,伊南娜經常協助杜穆濟處理事務。這晚,伊南娜得到了片刻的休息,她沉入夢鄉,意識被元素引導到幻境,作出另一抉擇的人生……

  杜穆濟與伊南娜二人跟其他夥伴們一起努力集結四散的人族,更來到近海部落打算說服當地的住民,怎料勸不成,反而令伊南娜被吉爾伽美什盯上,要求她當他的妻子。

  杜穆濟斷然拒絕並帶著伊南娜離開,她回首看向吉爾伽美什時,那人流露的陰沉使伊南娜感到不安。

  不出她所料,吉爾伽美什帶著大批兵馬,舉兵攻入杜穆濟的部落,兵士的吆喝聲和武器的揮擊聲不斷,伊南娜正想走出屋外察看狀況之際,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臂,她想掙開,但對方的聲音止住她的動作。

  「伊南娜!是我!」

  「杜穆濟……你受了傷!」伊南娜看著滿臉鮮血的杜穆濟,想為他擦拭,他卻拉著伊南娜的手,焦急地說︰「敵軍快要攻到城中,你先逃到城外吧!」

  「可是你呢?要走一起走……」

  「我身為一族領袖,在部落危急關頭不能逃!」杜穆濟把伊南娜推向另一方,他毅然轉身衝向戰役發生的所在。

  『對,他一直屬於部落……但即使這樣,我還是無法捨他而去。』伊南娜沒有依從杜穆濟的話逃到城外,反而悄悄來到戰役區,那殘酷的畫面卻不斷粉碎伊南娜美好的內心。

  面對吉爾伽美什習慣戰鬥的軍隊,杜穆濟安於和平的民眾很快就被大軍一一抓住,更被對方當作玩具般拳打腳踢。目擊一幕幕殘忍的境象,伊南娜大受震驚。她掩住嘴巴,強忍欲溢出口的痛呼,淚水卻無法壓抑自眼角滑落。

  『再這樣下去,只有更多的人受苦,我不想這種事發生,我必須想辦法!』

  危機逼使伊南娜成長,她不停思索著能阻止這慘劇延續下去的方法。之後她想到了辦法,朝戰役中心跑去,很便快找到了目標——敵軍的首領吉爾伽美什。

  他騎在黑色駿馬上,得意洋洋地指揮著大軍,伊南娜想衝過去卻被士兵發現抓住。但她依然不放棄,大聲呼喊著,吉爾伽美什被這熟悉的呼喊所吸引而回頭,發現是他迷戀的伊南娜,連忙叫士兵放開。吉爾伽美什跳下馬抬起伊南娜的臉。

  「美人,我們又再重遇了。」
  「吉爾伽美什,你之前的約定還有效嗎?」
  「約定……呀呀,娶你為妻子便和那枯木男人的部落結盟一事嗎?」
  「對,我會成為你妻子,但你現在要立即撤兵。」
  「哈哈哈!我最喜歡爽快的人,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

  吉爾伽美什向身邊的將領下達撤退的指令,同時把伊南娜拉到馬上,將她納入懷內,正要策馬離去之際,一道身影出現——是杜穆濟!他以驚訝的表情看著伊南娜,說︰「伊南娜!你……你這是怎麼……」

  伊南娜用力抓緊右臂,五指深深陷進臂內,藉以壓抑內心的悲痛,板起臉俯視杜穆濟,「我不喜歡弱者,杜穆濟。」

  留下這句話,伊南娜便隨吉爾伽美什回去,並成為了他的妻子,一下子由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少女變成有著深沉城府的女人。她埋葬自己的情感,一直埋伏在吉爾伽美什身旁,打探出其軍事的機密,並悄悄將消息傳給尼努爾塔。

  另一邊廂,慘吃敗仗的杜穆濟重新振作、聯結鄰近多個部落,結成強大的勢力,並舉兵進逼吉爾伽美什。依賴伊南娜捎來的機密,杜穆濟的大軍避過吉爾伽美什設下的陷阱,毫髮未傷之下進佔城內。

  當在房內與伊南娜一起休息的吉爾伽美什得知消息時,杜穆濟的大軍已經來到門前,連逃跑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坐以待斃。吉爾伽美什如一頭被惹怒的獅子在房內來回踱步,偶然發出瘋子般的嘶喊。

  「為甚麼那些傢伙竟然避過我的陷阱,而且知道城內秘道的存在……」吉爾伽美什頓住,被怒意染紅的雙眼瞪住躺在床上的伊南娜,那一刻他終於知道了造成他如廝下場的真凶。

  「是你背叛了我……伊南娜!可惡啊——!」

  吉爾伽美什以凶猛之勢衝向伊南娜,換作尋常人必會嚇得慌忙逃跑,但伊南娜沒有動搖,綺麗的臉上平靜無波,因為她的心早在跟隨吉爾伽美什離開那天死去,所以對於死亡她從不恐懼。她閉上眼,準備接受死亡和痛苦,但傳來的只有溫腥的觸感。

  她張目,發現吉爾伽美什躺到血泊之中,而另一道人影佇立在她面前。

  「杜穆濟……你來了。」

  在最危急的關頭,杜穆濟趕到過來,用劍劈向吉爾伽美什,迸裂的鮮血濺到伊南娜穿著白紗裙的身上,有種詭譎的美。

  「伊南娜,我知道你一直在暗地裡幫助我們,現在已經沒事了,我來接你回去,大家都等你回來。」杜穆濟握住她的手,溫柔地說:「回去我們的家。」

  然而伊南娜推開杜穆濟的手,搖搖頭輕聲說︰「不,我不會回去。」

  「為什麼?」

  「我們無法回去了,我已不再是那個純真無垢的伊南娜。」伊南娜已不是當初的她,她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相信愛,現在的她認為愛充滿著計算和痛苦。  

  伊南娜推開杜穆濟,沒有回首,獨自一人離去,踏上了孤獨的旅程……

  『共同進退才能體現愛的真正意義。只要和杜穆濟在一起,即使是任何困境,我們都能突破。』
依戀漣漪 ‧ 伊南娜
  成為杜穆濟的妻子後,伊南娜經常協助杜穆濟處理事務。這晚,伊南娜得到了片刻的休息,她沉入夢鄉,意識被元素引導到幻境,作出另一抉擇的人生……

  杜穆濟與伊南娜二人跟其他夥伴們一起努力集結四散的人族,更來到近海部落打算說服當地的住民,怎料勸不成,反而令伊南娜被吉爾伽美什盯上,要求她當他的妻子。

  杜穆濟斷然拒絕並帶著伊南娜離開,她回首看向吉爾伽美什時,那人流露的陰沉使伊南娜感到不安。

  不出她所料,吉爾伽美什帶著大批兵馬,舉兵攻入杜穆濟的部落,兵士的吆喝聲和武器的揮擊聲不斷,伊南娜正想走出屋外察看狀況之際,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臂,她想掙開,但對方的聲音止住她的動作。

  「伊南娜!是我!」

  「杜穆濟……你受了傷!」伊南娜看著滿臉鮮血的杜穆濟,想為他擦拭,他卻拉著伊南娜的手,焦急地說︰「敵軍快要攻到城中,你先逃到城外吧!」

  「可是你呢?要走一起走……」

  「我身為一族領袖,在部落危急關頭不能逃!」杜穆濟把伊南娜推向另一方,他毅然轉身衝向戰役發生的所在。

  『對,他一直屬於部落……但即使這樣,我還是無法捨他而去。』伊南娜沒有依從杜穆濟的話逃到城外,反而悄悄來到戰役區,那殘酷的畫面卻不斷粉碎伊南娜美好的內心。

  面對吉爾伽美什習慣戰鬥的軍隊,杜穆濟安於和平的民眾很快就被大軍一一抓住,更被對方當作玩具般拳打腳踢。目擊一幕幕殘忍的境象,伊南娜大受震驚。她掩住嘴巴,強忍欲溢出口的痛呼,淚水卻無法壓抑自眼角滑落。

  『再這樣下去,只有更多的人受苦,我不想這種事發生,我必須想辦法!』

  危機逼使伊南娜成長,她不停思索著能阻止這慘劇延續下去的方法。之後她想到了辦法,朝戰役中心跑去,很便快找到了目標——敵軍的首領吉爾伽美什。

  他騎在黑色駿馬上,得意洋洋地指揮著大軍,伊南娜想衝過去卻被士兵發現抓住。但她依然不放棄,大聲呼喊著,吉爾伽美什被這熟悉的呼喊所吸引而回頭,發現是他迷戀的伊南娜,連忙叫士兵放開。吉爾伽美什跳下馬抬起伊南娜的臉。

  「美人,我們又再重遇了。」
  「吉爾伽美什,你之前的約定還有效嗎?」
  「約定……呀呀,娶你為妻子便和那枯木男人的部落結盟一事嗎?」
  「對,我會成為你妻子,但你現在要立即撤兵。」
  「哈哈哈!我最喜歡爽快的人,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

  吉爾伽美什向身邊的將領下達撤退的指令,同時把伊南娜拉到馬上,將她納入懷內,正要策馬離去之際,一道身影出現——是杜穆濟!他以驚訝的表情看著伊南娜,說︰「伊南娜!你……你這是怎麼……」

  伊南娜用力抓緊右臂,五指深深陷進臂內,藉以壓抑內心的悲痛,板起臉俯視杜穆濟,「我不喜歡弱者,杜穆濟。」

  留下這句話,伊南娜便隨吉爾伽美什回去,並成為了他的妻子,一下子由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少女變成有著深沉城府的女人。她埋葬自己的情感,一直埋伏在吉爾伽美什身旁,打探出其軍事的機密,並悄悄將消息傳給尼努爾塔。

  另一邊廂,慘吃敗仗的杜穆濟重新振作、聯結鄰近多個部落,結成強大的勢力,並舉兵進逼吉爾伽美什。依賴伊南娜捎來的機密,杜穆濟的大軍避過吉爾伽美什設下的陷阱,毫髮未傷之下進佔城內。

  當在房內與伊南娜一起休息的吉爾伽美什得知消息時,杜穆濟的大軍已經來到門前,連逃跑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坐以待斃。吉爾伽美什如一頭被惹怒的獅子在房內來回踱步,偶然發出瘋子般的嘶喊。

  「為甚麼那些傢伙竟然避過我的陷阱,而且知道城內秘道的存在……」吉爾伽美什頓住,被怒意染紅的雙眼瞪住躺在床上的伊南娜,那一刻他終於知道了造成他如廝下場的真凶。

  「是你背叛了我……伊南娜!可惡啊——!」

  吉爾伽美什以凶猛之勢衝向伊南娜,換作尋常人必會嚇得慌忙逃跑,但伊南娜沒有動搖,綺麗的臉上平靜無波,因為她的心早在跟隨吉爾伽美什離開那天死去,所以對於死亡她從不恐懼。她閉上眼,準備接受死亡和痛苦,但傳來的只有溫腥的觸感。

  她張目,發現吉爾伽美什躺到血泊之中,而另一道人影佇立在她面前。

  「杜穆濟……你來了。」

  在最危急的關頭,杜穆濟趕到過來,用劍劈向吉爾伽美什,迸裂的鮮血濺到伊南娜穿著白紗裙的身上,有種詭譎的美。

  「伊南娜,我知道你一直在暗地裡幫助我們,現在已經沒事了,我來接你回去,大家都等你回來。」杜穆濟握住她的手,溫柔地說:「回去我們的家。」

  然而伊南娜推開杜穆濟的手,搖搖頭輕聲說︰「不,我不會回去。」

  「為什麼?」

  「我們無法回去了,我已不再是那個純真無垢的伊南娜。」伊南娜已不是當初的她,她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相信愛,現在的她認為愛充滿著計算和痛苦。  

  伊南娜推開杜穆濟,沒有回首,獨自一人離去,踏上了孤獨的旅程……

  『愛並非如此單純無垢,人終究是個孤獨的存在……』
濁化疾神 ‧ 納姆塔爾
  納姆塔爾因造出根治瘟疫的藥而吸引人來找他診症。這天他剛診症完畢,累極的他打起盹,元素與他的氣息作出呼應,造出幻境讓他體驗另一抉擇的人生……

  對於自己被杜穆濟他們趕出部落,納姆塔爾從來沒有怨恨過。他認為世間萬物都是受到命運主宰,既然命中注定他不屬於那個地方,也不會強求。「祂」指引著自己留在沼澤修生、研究藥理,即便杜穆濟登門拜訪哀求他回去控制疫症,他也順應命運地拒絕了。

  泥濘沼澤,毒草叢生,這天納姆塔爾如常外出到此搜集研究用的材料。在盤蛇巢穴的一帶,有研發新藥所需的蛇蛋。他赤腳走入,徒手扯開攀纏在他身上的幼蟒,將雜草上的蛇蛋放入布袋中。突然,一條母蛇從後偷襲,它張嘴撲出欲咬納姆塔爾的腿。納姆塔爾用手撐著牠的血盤大口,仔細一看發現牠的腹部隆起,隆起的輪廓猶如一個人形。角力了半刻之後,蛇身突然定格,大腹便便的軀體抽搐了數下便斷了氣。

  納姆塔爾撫摸著母蛇脹鼓鼓的腹部,牠的肚皮不斷律動,像是有生命體在內掙扎。他從腰間取出小刀剖開蛇腹,一個滿身黏液的孕婦躺臥眼前。孕婦氣弱如絲奄奄一息,但她並沒有放棄腹中臨盆在即的生命,虛弱地抓著納姆塔爾的手臂,像是抓著救命草般死死不放。

  他感嘆地說:「命運讓我遇到身在蛇腹的你……因緣果報,我會安照祂的意思盡力而為。」他將一粒以毒葉包裹的藥丸放入孕婦的舌根下,然後按著她的人中不放。

  「此乃以百種毒液精煉而成的藥丸,劇毒會令你的血氣在短時間內凝聚,但之後的結果如何就要交由命運的安排了。」

  孕婦服下藥丸之後,原本蒼白如紙的臉泛上一陣潮紅。她感到一股勁道在體內流轉,借用這股氣奮力之下,將腹中胎兒誕下。

  「哇哇~」嬰兒呱呱墜地,母親含笑辭世。納姆塔爾抱起他,發現嬰兒的膚色比起正常的人類來得瘀黑,幾聲哭啼之後更在喘促不止,納姆塔爾把嬰兒帶回洞裡以藥草磨成水餵哺嬰兒,但失去母親的嬰孩沒有奶水的補充變得十分虛弱,沼澤滲透出的毒霧令抗體不足的小生命撐不過去。經過一星期,嬰孩更為虛弱,僅有一息尚存,納姆塔爾知道只有回到部落,這孩子的生命才得以延續……

  『看來命運是想藉著這嬰孩引導我重返部落。』

  抱著嬰孩回到昔日的部落,卻發現空無一人。大街上繁囂叫賣的情景,只剩下塵封的攤檔。門不封戶的住處,是滿目瘡痍的畫面。往日眾人議事的庭院被圍上重重白紗,庭院的周遭都放滿艾草,以及一個個被燃點過的火盆。

  納姆塔爾揭開一卷又一卷被疊成一座座的小山丘的草蓆,侵蝕甚深的枯骨排山倒海般倒下來。瘟疫吞噬了部落的人,疫病一個傳一個,無藥可醫令他們無一生還。不遠處有幾具沒有埋葬的屍體,原本餓得奄奄待斃的禿鷹群瘋狂的撕啃著腐肉,吃飽的禿鷹再次振翅高飛,盤踞於穹蒼之中。

  納姆塔爾抱著用力吸吮著藥草水的嬰孩,反思著之前所經歷的一切,內心湧上滿懷的感慨。

  『命運是我們窮盡一生也無法理解的存在,所以我們只能接受,並在命定的路途上行走。』
破梏命運 ‧ 納姆塔爾
  納姆塔爾因造出根治瘟疫的藥而吸引人來找他診症。這天他剛診症完畢,累極的他打起盹,元素與他的氣息作出呼應,造出幻境讓他體驗另一抉擇的人生……

  對於自己被杜穆濟他們趕出部落,納姆塔爾從來沒有怨恨過。他認為世間萬物都是受到命運主宰,既然命中注定他不屬於那個地方,也不會強求。「祂」指引著自己留在沼澤修生、研究藥理,即便杜穆濟登門拜訪哀求他回去控制疫症,他也順應命運地拒絕了。

  泥濘沼澤,毒草叢生,這天納姆塔爾如常外出到此搜集研究用的材料。在盤蛇巢穴的一帶,有研發新藥所需的蛇蛋。他赤腳走入,徒手扯開攀纏在他身上的幼蟒,將雜草上的蛇蛋放入布袋中。突然,一條母蛇從後偷襲,它張嘴撲出欲咬納姆塔爾的腿。納姆塔爾用手撐著牠的血盤大口,仔細一看發現牠的腹部隆起,隆起的輪廓猶如一個人形。角力了半刻之後,蛇身突然定格,大腹便便的軀體抽搐了數下便斷了氣。

  納姆塔爾撫摸著母蛇脹鼓鼓的腹部,牠的肚皮不斷律動,像是有生命體在內掙扎。他從腰間取出小刀剖開蛇腹,一個滿身黏液的孕婦躺臥眼前。孕婦氣弱如絲奄奄一息,但她並沒有放棄腹中臨盆在即的生命,虛弱地抓著納姆塔爾的手臂,像是抓著救命草般死死不放。

  他感嘆地說:「命運讓我遇到身在蛇腹的你……因緣果報,我會安照祂的意思盡力而為。」他將一粒以毒葉包裹的藥丸放入孕婦的舌根下,然後按著她的人中不放。

  「此乃以百種毒液精煉而成的藥丸,劇毒會令你的血氣在短時間內凝聚,但之後的結果如何就要交由命運的安排了。」

  孕婦服下藥丸之後,原本蒼白如紙的臉泛上一陣潮紅。她感到一股勁道在體內流轉,借用這股氣奮力之下,將腹中胎兒誕下。

  「哇哇~」嬰兒呱呱墜地,母親含笑辭世。納姆塔爾抱起他,發現嬰兒的膚色比起正常的人類來得瘀黑,幾聲哭啼之後更在喘促不止,納姆塔爾把嬰兒帶回洞裡以藥草磨成水餵哺嬰兒,但失去母親的嬰孩沒有奶水的補充變得十分虛弱,沼澤滲透出的毒霧令抗體不足的小生命撐不過去。經過一星期,嬰孩更為虛弱,僅有一息尚存,納姆塔爾知道只有回到部落,這孩子的生命才得以延續……

  『看來命運是想藉著這嬰孩引導我重返部落。』

  抱著嬰孩回到昔日的部落,卻發現空無一人。大街上繁囂叫賣的情景,只剩下塵封的攤檔。門不封戶的住處,是滿目瘡痍的畫面。往日眾人議事的庭院被圍上重重白紗,庭院的周遭都放滿艾草,以及一個個被燃點過的火盆。

  納姆塔爾揭開一卷又一卷被疊成一座座的小山丘的草蓆,侵蝕甚深的枯骨排山倒海般倒下來。瘟疫吞噬了部落的人,疫病一個傳一個,無藥可醫令他們無一生還。不遠處有幾具沒有埋葬的屍體,原本餓得奄奄待斃的禿鷹群瘋狂的撕啃著腐肉,吃飽的禿鷹再次振翅高飛,盤踞於穹蒼之中。

  納姆塔爾抱著用力吸吮著藥草水的嬰孩,反思著之前所經歷的一切,內心湧上滿懷的感慨。

  『命運帶來死亡也帶來誕生,不要逃避去理解命運所要告訴我們的事,因為這一切都是我們需要學習的人生課題。』
伐樓那
  雙重的閃紅高高掛在天空上,互相對照輝映。猛烈光芒很毒,如火龍般吞噬戰場上對峙的將士。

  辛哈國的國王伐樓那率領著上千個臉上紋了奇妙彩繪的士兵們,在辛哈國以外的峽谷中傲視著眼前一身藏青色皮膚的敵人。被畫上彩繪的士兵將巨石放到投石機上蓄勢待發,只待伐樓那一聲令下,峽谷將變成漫天飛石的修羅場。

  「進攻!」伐樓那大喊一聲,巨石被接二連三投擲到敵陣;就算藏青色的敵人舉起木盾築成人牆,仍然抵禦不了從天而降的亂石,死傷慘重。

  伐樓那見狀乘勝追擊,振臂高呼:「拳劍手隨我上!」
  
  他一馬當先由對方散落的缺口闖入,利劍一揮就將一個藏青色的頭顱割下。拳劍手士氣大勇,揮動著他們握著拳劍,大開殺戒。

  雖然人數上較敵方遜色,但先進的武器和驍勇善戰的身手使辛哈軍擁有壓倒勝的優勢,不一會兒已經把藏青敵人的前排消去。伐樓那一心速戰速決,不希望自己優秀的部下被對方的人海戰術所消耗。他單人匹馬直搗敵軍中心,欲與藏青皮膚的首領一決高下。

  藏青皮膚的首領騎著毛驢被近衛用長矛保護,首領則朝伐樓那射出箭矢。伐樓那騎著戰馬左躲右閃輕鬆避過,並帶著特別打造、刀尖加厚、刃身輪廓打成纖細而不規則的拳劍,迅速繞到守衛的身後,先將兩人斬殺。

  可是意料不及的尖矛插入伐樓那的腰間,矛上的倒勾扯掉他的皮肉,傷筋見骨、血流如注。正當敵人沾沾自喜以為拿下伐樓那之際,伐樓那不為所動,沒有半點遲疑反手就將偷襲的人俐落撃斃。

  「天真!以為這就可以解決我?我可是伐樓那!」重傷並沒有阻礙他的行動,他臉上沒有絲毫疼痛的神色,反而更瘋狂地殺紅了眼,將圍著藏青皮膚首領身邊的守衛逐一剷除。

  騎著毛驢的首領見著他勢如破竹的氣勢,膽怯地下令撤退:「這個怪物,傷到這個程度……竟還是若無其事……撤、撤退,馬上撤軍!」

  伐樓那狂妄大笑,身上沾滿自己與敵方的鮮血,拼命追殺著逃亡的敵方主將。他奮力一躍,騎到毛驢背上,從後勒住對方的頸項,狠狠地刺入他的喉嚨,平口將頭顱割下。群龍無首的藏青士兵陷入慌亂,四周亂逃,但都被伐樓那下令一一截殺,無一生還。

  回到軍營的伐樓那命人將藏青的頭顱一顆顆地掛著路邊的大樹上,延連數十里,向外宣揚著辛哈軍的可怕,耀武揚威。

  懶理為他治療傷口的軍醫,伐樓那一口酒一口肉地大快朵頤,滿面春風地對將士說:「下一步,咱們要將他們剩餘的族人全部屠宰!掠奪他們的水源、佔據他們的女人、搜刮他們的財富!來,向我展示你們的慾望吧,用你們的實力親手將別人的東西統統搶到手!」
 
  「水源!女人!財富!統統搶到手!」辛哈軍聲如洪鐘,一遍又一遍地叫囂。

  突然,一把異聲打斷了浩蕩的叫囂,一個排在尾隊的投石兵戰戰兢兢地舉手發表意見:「陛下,屬、屬下認為我們應該停止征戰……」

  伐樓那眉毛一挑,冷冷道:「繼續說。」

  「既然具威脅的人都殲滅了……我們是不是要放老弱婦孺一馬……」

  「愚蠢!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掠奪他人,他人就會反過來掠奪你!如此愚昧無知的人不配做辛哈國的戰士!」伐樓那動一下手指,那個敢言的士兵已被拖出去斬殺。原本振奮人心的場景頓時鴉雀無聲,個個神色凝重。

  伐樓那掃走菜餚,站企在案上嚴聲訓示:「聽好,仁慈、同情、憐憫都是弱者所為,這些多餘的情感只會做成你們的弱點!我辛哈軍不容許存在任何的弱點,如果被我發現,下場就如剛才那個蠢貨一樣—— 死!」

  『不錯,想為世道界的強者就必須狠!心慈手軟的人最後只會被按在地上,任人踐踏!』伐樓那眈眈逐逐地遠眺著整遍遼闊的大地,貪婪的野心表露無遺。
機巧治癒 ‧ 蘭布達
  「嗯嗚……頭好暈……我睡了多久……」在機械奧羅茲的深處浮靈幻間的入口附近,一名男種機械蘭布達倒臥在地上,他撫著仍暗淡閃爍的動芯。

  昨天史納莎相約蘭布達在浮靈幻間前相會,蘭布達依約前來,卻被史納莎偷襲、擊中動芯昏睡過去。好不容易醒過來,蘭布達抬頭環視四周,卻被烙印在眼裡的火光驚嚇得瞠目。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機械城會著火的……不,現在最重要是通知大家!』蘭布達撐起身,拔腿打算跑到城中心,但經過來到浮靈幻間門前卻被某聽到異響所吸引。

  「嗯啊……痛……」浮靈幻間內傳出虛弱的呻吟聲,蘭布達便不管火勢衝進浮靈幻間,見到有異族夏馬西被壓在金屬塊下,身受著嚴重的傷。

  蘭布達很快從異族的服飾認出她是與機械族敵對的歸者,但醫者的心無法捨她不救,便不顧危險衝進火海中,在被火舌吞噬之前將身受重傷的她救出來。

  然而蘭布達自身的傷勢都不比夏馬西好,只見他臉上被薰上一層灰黑,左半身的金屬腹腔被高溫而燒熔了一大半,冒出刺鼻的濃煙。

  「撐著點,再多走一段路就到醫療室了。」蘭布達忍著不舒感,扶起夏馬西向前走,幾經艱難,總算來到醫療室,踉蹌走進去。偌大醫療室的兩邊牆壁陷了縱橫交錯的活管,當中由幼管纏繞成球狀的迴路發出微弱的光芒。

  蘭布達將皮膚逐漸發黑的夏馬西放到破舊的銅板床上,床的四邊連接著無數的金屬幼絲,恰似一張銅製的蜘蛛網包裹著銅板。如果不趕快為夏馬西做點甚麼,相信她很快會死掉。

  「痛……你……這掠奪者……快點了結我……」僅存一意識的夏馬西微弱地呻吟著。

  「你馬上就可以重生,別放棄呀!」

  蘭布達從藥櫃中拿出一支針筒,內裡的光源像是有生命般在針筒內流轉,使針筒的表面在幾秒間回復閃閃生輝。他再將光源打入夏馬西的手腕靜脈處,不消多久就見到光源如同蟲子慢慢沿著脈各上游;每游過一吋,就清楚見她到皮膚隆起,使本來神志不清的夏馬西劇痛不已,胡亂掙扎。

  蘭布達用盡全身的力氣壓他道:「忍著點!熬過了這你就會獲得全新生命。」

  光源在夏西馬的皮膚下透出如螢火蟲的光點,在游至燒傷的部份時,傷口血肉模糊的部份長出了細如髮絲的金屬血管,自行修復皮肉,搭成了一塊光潔堅硬的金屬皮膚。

  血肉之軀漸漸被銅皮鐵骨所取替,直到光點運轉全身之後,它們紛紛流向床邊的蜘蛛網狀線。金屬幼線通光後將夏西馬包裹成繭,未幾之後夏馬西破繭重生。

  「成、成功了!恭喜你重生,以後都不用受皮肉之苦了。」蘭布達高興得忘記了自己支離破碎的身體,忘我地搖晃著夏馬西,差點連搖搖欲墜的部件都跌了出來。

  夏馬西恢復知覺,施力撐起身,發現有種奇異感,像連結上龐大的東西,一時間接受了許多訊息,腦袋沉重得很,她想舉起雙手捧住頭,但發現雙手比過往沉重,便俯首一看,然後被映入眼簾的金屬手臂嚇得瞠大雙目。
  
  在旁的蘭布達沒有察覺,沉浸在自己成功救人的喜悅當中,全無察覺夏馬西內心的殺意,還以為她只是不適應而默不作聲。

  「剛剛轉生為機械族的你可能會不習慣,但過多一陣子便沒問題,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要盡快離開這裡——」

  「我要……」

  「嗯?」沒聽清楚夏馬西的話,蘭布達停側起身靠近。

  「我要殺掉你!」夏馬西震怒地咆哮著,她接受不到被獵物救活的滋味,更加接受不了轉生成機械族的屈辱:「你們不單搶去了母親,現在還奪去我的榮耀嗎?你要我以後帶著這副怪物模樣活下去嗎?!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呀呀呀!」

  夏馬西雙目外突、張大嘴巴嘶吼地擠出尖銳且刺耳的呼喊,那呼喊如初生的幼獅,被掉進深淵裡無助的吼叫一樣,這使蘭布達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下來。儘管意識提醒他危險,但在夏馬西絕望的嘶喊中,他動彈不得。

  『為甚麼我會哭的?是因為她的呼喊……如此地撼動我的心……救了她,難道是錯誤的事嗎……』

  這是蘭布達的意識中最後的想法,下一刻,夏馬西粗暴地以金屬的手臂貫穿蘭布達的身體,瞬間抓破了他的動芯……

  醫療室內,剩下蘭布達一動不動地倒卧在地,身邊零落的金屬散滿一地,陷入瘋癲狀態的夏馬西不知所终。


【新增稱號】

編號
名稱
條件
1808
巴比倫之夢
獲得條件:
開啓圖鑑內所有 7 星巴比倫主神幻化系列的召喚獸
1856
締結巴比倫傳說
獲得條件:
7 星巴比倫主神幻化系列的所有召喚獸皆為 All Max
3116
暗黑料理師
獲得條件:
完成「瘋臨茶居」公會活動中所有小任務 (共 24 個);
及個人活動積分達 200 分或以上


【新增/異動召喚獸資訊(右上問號內容)】

編號
對應召喚獸
描述
1000
瘋頭劍聖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傳世神器、軒轅列傳系列召喚獸、遺恨忠烈 ‧ 魔化陳輔、魯班一脈 ‧ 黃雷、靈天之首 ‧ 姬克或軒轅劍客 ‧ 何然的強化素材時,必會得到奇蹟強化效果;
以此作為其他召喚獸的強化素材時,則必會得到完美強化效果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16
烏爾德
【命運女神】

隊伍技能:
指定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的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發動條件:
隊伍中有 3 個或以上不同屬性、相同星數的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
==============================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17
過去之烏爾德
【命運女神】

隊伍技能:
指定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的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發動條件:
隊伍中有 3 個或以上不同屬性、相同星數的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
==============================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18
歷史之烏爾德
【命運女神】

隊伍技能:
指定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的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發動條件:
隊伍中有 3 個或以上不同屬性、相同星數的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
==============================

隊伍技能:
心符石兼具所有屬性符石效果,隊伍中每個指定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的屬性提升10% 效果 (最大 50%)
發動條件:
以太陰星君 ‧ 常羲作隊長,並以 2 個或以上不同屬性的 5 星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隊伍技能:
心符石兼具所有屬性符石效果,隊伍中每個指定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提升 25% 效果 (最大 100%)
發動條件:
以月宮聖后 ‧ 嫦娥作隊長,並以太陰星君 ‧ 常羲及5 星或 6 星命運女神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199
祝願海蝶
【吉祥物】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3333333 經驗值;強化水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5000000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200
千日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10000000 經驗值;強化水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15000000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299
道賀信天翁
【吉祥物】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4444444 經驗值;強化水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6666666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300
派對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強化素材時,召喚獸必定上升 10 個等級,不受「超絕強化」或「完美強化」影響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399
台式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5000000 經驗值;強化火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7500000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400
港式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5000000 經驗值;強化水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7500000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600
袋中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以此作為強化素材時,必會得到奇蹟強化效果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吉祥物】

素材用途:
強化時可獲 5555555 經驗值;強化水屬性召喚獸時,可獲 8333333 經驗值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強化素材時:

- 必會得到完美強化效果
- 技能等級未滿的召喚獸必定提升 2 個技能等級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1821
睿哲始祖 ‧ 阿特拉哈西斯
【巴比倫主神煉化】

隊伍效果:
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2 粒水符石
(主動技能 - 結界術 ‧ 玄光、結界術 ‧ 幽冥將不能發動)

2 或以上直行首批消除 4 粒或以上符石時,全隊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2 秒

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發動條件:
以睿哲始祖 ‧ 阿特拉哈西斯作隊長及戰友
1822
思研求知 ‧ 阿特拉哈西斯
【巴比倫主神幻化】
1823
桀傲戰領 ‧ 尼努爾塔
【巴比倫主神煉化】

隊伍效果:
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2 粒火符石
(主動技能 - 結界術 ‧ 玄光、結界術 ‧ 幽冥將不能發動)

2 或以上直行首批消除 4 粒或以上符石時,全隊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2 秒

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發動條件:
以桀傲戰領 ‧ 尼努爾塔作隊長及戰友
1824
驍戰啟悟 ‧ 尼努爾塔
【巴比倫主神幻化】
1825
仁心王者 ‧ 杜穆濟
【巴比倫主神煉化】

隊伍效果:
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2 粒木符石
(主動技能 - 結界術 ‧ 玄光、結界術 ‧ 幽冥將不能發動)

2 或以上直行首批消除 4 粒或以上符石時,全隊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2 秒

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發動條件:
以仁心王者‧ 杜穆濟作隊長及戰友
1826
無私犧牲 ‧ 杜穆濟
【巴比倫主神幻化】
1827
貞潔之月 ‧ 伊南娜
【巴比倫主神煉化】

隊伍效果:
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2 粒光符石
(主動技能 - 結界術 ‧ 玄光、結界術 ‧ 幽冥將不能發動)

2 或以上直行首批消除 4 粒或以上符石時,全隊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2 秒

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發動條件:
以貞潔之月 ‧ 伊南娜作隊長及戰友
1828
依戀漣漪 ‧ 伊南娜
【巴比倫主神幻化】
1829
濁化疾神 ‧ 納姆塔爾
【巴比倫主神煉化】

隊伍效果:
每直行首批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時,該直行將產生 2 粒暗符石
(主動技能 - 結界術 ‧ 玄光、結界術 ‧ 幽冥將不能發動)

2 或以上直行首批消除 4 粒或以上符石時,全隊攻擊力提升,最大 1.5 倍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2 秒

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發動條件:
以濁化疾神 ‧ 納姆塔爾作隊長及戰友
1830
破梏命運 ‧ 納姆塔爾
【巴比倫主神幻化】
1865
機巧治癒 ‧ 蘭布達
【奧羅茲遺族】

機械族特性:
每首批消除 1 粒自身屬性符石,自身行動值提升 2%;每首批消除 1 粒心符石,自身行動值提升 1%。行動值愈高,自身攻擊力提升愈多,最大提升至 2 倍。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達至 50% 或以上時,機械族成員屬性的符石效果提升,每個機械族成員可提升 10% 效果,最高 60%。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達至 100% 時,機械族成員每回合以 25% 自身攻擊力隨機追打自身屬性或自身克制屬性的攻擊 1 至 2 次

條件:
隊伍中有 2 個或以上的機械族成員
1872
菜鳥廚師 ‧ 點心娘
【公會任務】
1873
酥脆春卷
【珍饈美點】

素材用途:
同時以 5 屬「珍饈美點」作強化素材時,合計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1874
晶瑩蝦餃
【珍饈美點】

素材用途:
同時以 5 屬「珍饈美點」作強化素材時,合計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1875
飽足糯米雞
【珍饈美點】

素材用途:
同時以 5 屬「珍饈美點」作強化素材時,合計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1876
嫩滑燒賣
【珍饈美點】

素材用途:
同時以 5 屬「珍饈美點」作強化素材時,合計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1877
濃香牛肉球
【珍饈美點】

素材用途:
同時以 5 屬「珍饈美點」作強化素材時,合計可獲 1500000 經驗值
400
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強化素材時,必會得到 完美強化 效果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6170
宇宙巡航 ‧ 沙利葉
【諸界看守者】
800
迷你瘋頭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強化素材時,將可獲得超絕強化效果,並有機會獲得完美強化效果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999
瘋頭劍仙
【瘋頭】

素材用途:
以此作為仙劍靈傑、仙劍列傳系列召喚獸、羲和宿主 ‧ 玄霄、魔尊 ‧ 重樓、大祭司 ‧ 拜月教主或夜叉謀士 ‧ 魔翳的強化素材時,必會得到奇蹟強化效果;
以此作為其他召喚獸的強化素材時,則必會得到完美強化效果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116 烏爾德
- ID 117 過去之烏爾德
- ID 118 歷史之烏爾德
- ID 400 瘋頭
- ID 800 迷你瘋頭
- ID 999 瘋頭劍仙
- ID 1000 瘋頭劍聖
- ID 1199 祝願海蝶
- ID 1200 千日瘋頭
- ID 1299 道賀信天翁
- ID 1300 派對瘋頭
- ID 1399 台式瘋頭
- ID 1400 港式瘋頭
- ID 1600 袋中瘋頭
- ID 1700 浮游幸福 ‧ 青郎君
- ID 1800 人面鳥騎士 ‧ 瘋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1 下一條

版權宣言|Archiver|手機版|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GMT+8, 2018-9-20 16:22 , Processed in 0.11527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Copyright © 2013-2015 Seraphim Raiders All rights reserved.

重點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 ,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