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石商城熾天使FB粉絲頁熾天使FB社團

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熱門: 昇華關卡  隱藏隊伍加成  龍刻脈動  北域遺族練技心得    搜尋
查看: 859|回復: 2

[官方情報] 20190307 新增召喚獸、字串

[複製鏈接]

733

主題

3331

帖子

4萬

積分

12★超級版主

積分
48032
金幣
31434
貢獻
18082
魔法石
2

熾天使宣傳殊榮熾天使版務組

發表於 2019-3-7 17:06: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綜合
招喚師ID: -
本帖最後由 小侯侯 於 2019-3-7 17:34 編輯

【新增召喚獸】

編號/名稱
縮圖
全身圖
1999
捨杜

















?


【新增隊長技能】

編號
名稱
描述
對應召喚獸
1539
浪濤 ‧ 極致
隊伍中只有水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2 倍;消除神族符石時,全隊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回合結束時,隨機將 3 粒水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
?
1540
流焰 ‧ 極致
隊伍中只有火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2 倍;消除神族符石時,全隊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回合結束時,隨機將 3 粒火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
?
1541
藤蔓 ‧ 極致
隊伍中只有木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2 倍;消除神族符石時,全隊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回合結束時,隨機將 3 粒木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
?
1542
驚雷 ‧ 極致
隊伍中只有光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2 倍;消除神族符石時,全隊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回合結束時,隨機將 3 粒光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
?
1543
狂魅 ‧ 極致
隊伍中只有暗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2 倍;消除神族符石時,全隊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回合結束時,隨機將 3 粒暗符石轉化為強化符石
?
1551
神界之念
隊伍中只有神族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5 倍;隊伍中有 5 種屬性成員時,全隊攻擊力及回復力額外提升 2 倍
?


【新增主動技能】

編號
名稱
描述
對應召喚獸
2502
汪洋神號
水符石轉化為水神族強化符石,同時火及心符石轉化為水強化符石
?
2503
熾燃神號
火符石轉化為火神族強化符石,同時木及心符石轉化為火強化符石
?
2504
森野神號
木符石轉化為木神族強化符石,同時水及心符石轉化為木強化符石
?
2505
聖光神號
光符石轉化為光神族強化符石,同時暗及心符石轉化為光強化符石
?
2506
魅影神號
暗符石轉化為暗神族強化符石,同時光及心符石轉化為暗強化符石
?
2507
不死神授 ‧ 水
1 回合內,掉落的水符石以神族強化符石代替;首批消除 10 粒或以上神族符石時,本回合所受傷害不會使你死亡
?
2508
不死神授 ‧ 火
1 回合內,掉落的火符石以神族強化符石代替;首批消除 10 粒或以上神族符石時,本回合所受傷害不會使你死亡
?
2509
不死神授 ‧ 木
1 回合內,掉落的木符石以神族強化符石代替;首批消除 10 粒或以上神族符石時,本回合所受傷害不會使你死亡
?
2510
不死神授 ‧ 光
1 回合內,掉落的光符石以神族強化符石代替;首批消除 10 粒或以上神族符石時,本回合所受傷害不會使你死亡
?
2511
不死神授 ‧ 暗
1 回合內,掉落的暗符石以神族強化符石代替;首批消除 10 粒或以上神族符石時,本回合所受傷害不會使你死亡
?
2512
敕令神化 ‧ 水煞
水、火及心符石轉化為水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水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
2513
敕令神化 ‧ 火煞
火、木及心符石轉化為火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火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
2514
敕令神化 ‧ 木煞
木、水及心符石轉化為木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木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
2515
敕令神化 ‧ 光煞
光、暗及心符石轉化為光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光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
2516
敕令神化 ‧ 暗煞
暗、光及心符石轉化為暗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暗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
2538
靜守突擊
發動技能時記錄火符石的分佈;此技能可隨時關閉,關閉時,引爆所記錄位置的符石造成敵方全體無屬性傷害
?
2549
天地之掌
隊長需為神族才可發動此技能:1 回合內,敵方全體轉為自身克制的屬性;效果期間全隊攻擊力 1.8 倍及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若隊長為北歐神系列角色,回合結束時,自身技能 CD 減少 5
?
2553
日心說
引爆所有符石,並將所有符石轉化為固定數量及位置的光強化符石及暗符石
?


【新增稱號】

編號
名稱
條件
4301
重塑北歐奇蹟
獲得條件:
開啓圖鑑內所有 8 星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
4351
登上北歐之巔
獲得條件:
8 星 (究極融煉) 北歐神系列的所有召喚獸皆為 All Max


【新增/異動召喚獸資訊(右上問號內容)】

編號
對應召喚獸
描述
1309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
【封王】

隊伍技能:
隊長、最左方指定的聖酒女武神系列召喚獸及最左方的指定封王系列召喚獸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系列或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6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之槍 ‧ 主神奧丁、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隊長、最左方指定的聖酒女武神系列召喚獸及最左方的指定封王系列召喚獸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7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之槍 ‧ 主神奧丁、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1 秒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7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指定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的隊長技能「屬性震怒」變為「元素萬鈞之怒 ‧ 強」,當中屬性攻擊力提升至 4.5 倍

跟隊長屬性相同的成員的生命力及回復力提升 1.2 倍

每消除 1 組與隊長屬性相同的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隊長屬性以外的符石轉化為隊長屬性的強化符石,最多 2 粒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指定封王系列的召喚獸的屬性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 6 星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以相同屬性的 6 星、 7 星北歐神系列或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指定封王系列的召喚獸的屬性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系列或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的主動技能「終極一擊 ‧ 強」變為「終極一擊 ‧ 強攻」:
1 回合內,若生命力全滿:自身生命力扣至 1,並將心符石轉化為自身屬性符石;移動符石前自身生命力愈低,全隊攻擊力愈高,最大 3 倍。反之,自身生命力愈低,全隊攻擊力愈高,最大 4 倍
發動條件:
以渾天原始神卡俄斯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作成員

隊伍技能: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隊長屬性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隊長屬性以外的符石轉化為隊長屬性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組合技能:詳情可以參閱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
發動條件:
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及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詳情可以參閱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
發動條件:
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及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1310
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
【封王】

隊伍技能:
隊長、最左方指定的聖酒女武神系列召喚獸及最左方的指定封王系列召喚獸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系列或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6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之槍 ‧ 主神奧丁、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隊長、最左方指定的聖酒女武神系列召喚獸及最左方的指定封王系列召喚獸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7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之槍 ‧ 主神奧丁、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移動符石時間增加 1 秒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與隊長相同屬性的 7 星聖酒女武神系列的召喚獸;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不計戰友)

隊伍技能:
指定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的隊長技能「屬性震怒」變為「元素萬鈞之怒 ‧ 強」,當中屬性攻擊力提升至 4.5 倍

跟隊長屬性相同的成員的生命力及回復力提升 1.2 倍

每消除 1 組與隊長屬性相同的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隊長屬性以外的符石轉化為隊長屬性的強化符石,最多 2 粒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指定封王系列的召喚獸的屬性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 6 星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以相同屬性的 6 星、 7 星北歐神系列或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指定封王系列的召喚獸的屬性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 7 星北歐神系列或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隊長,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的主動技能「主神之威」變為「主神之威 ‧ 攻」:1 回合內,全隊攻擊力 3 倍;若在最左及最右直行各消除 1 組 5 粒或以上符石,下回合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渾天原始神卡俄斯作隊長及戰友,並以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隊伍技能: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隊長屬性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隊長屬性以外的符石轉化為隊長屬性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組合技能:詳情可以參閱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
發動條件:
以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 7 星北歐神煉化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詳情可以參閱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
發動條件:
以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的召喚獸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1494
金蛋守護者
【潛能解放素材】

素材用途:
潛能解放素材

潛解素材出處:
公會
- [布蘭克洞窟] 奧秘之門 ‧ 萌芽 - 祈望守護之心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67 海躍精靈
- ID 69 火舞精靈
- ID 71 花冠精靈
- ID 73 月光精靈
- ID 75 夜迷精靈
- ID 429 追憶旅人
- ID 430 號角手加拉爾
- ID 502 覓果幻獸
- ID 503 原始滄龍
- ID 504 魅果精靈
- ID 505 審判魔人
- ID 675 巨星之靈
- ID 701 輝日之聖魂
- ID 702 皎月之聖魄
- ID 736 青行燈
- ID 738 薨志神賢
- ID 741 煉獄恐靈
- ID 783 符鬼
- ID 849 怨靈古木
- ID 936 軟星包子
- ID 1076 傳頌靈碑
- ID 1078 冥蟲頭甲
- ID 1187 法則天秤
- ID 1494 金蛋守護者
- ID 1601 矢車菊
- ID 1603 櫻
- ID 1605 水仙
- ID 1607 天堂鳥
- ID 1609 薔薇
- ID 1611 鈴蘭
- ID 1613 芙蓉
- ID 1615 風信子
- ID 1660 動力核心
- ID 1715 門之鑰
- ID 1950 霓彩鳥
- ID 1951 虹螢騰蛇
- ID 1999 捨杜
1562
弗麗嘉
【憶念】

隊伍技能: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相同屬性的 8 星究極北歐神系列角色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1999
捨杜
【究極融煉素材】

素材用途:
究極融煉素材

究極融煉素材出處:
公會
  - [布蘭克洞窟] 狹縫之門 ‧ 捨杜 - 半人半獸的怪物

合成時加入技能名稱與強化對象相同的召喚獸作強化素材,將有機會提升技能等級:
- ID 67 海躍精靈
- ID 69 火舞精靈
- ID 71 花冠精靈
- ID 73 月光精靈
- ID 75 夜迷精靈
- ID 429 追憶旅人
- ID 430 號角手加拉爾
- ID 502 覓果幻獸
- ID 503 原始滄龍
- ID 504 魅果精靈
- ID 505 審判魔人
- ID 675 巨星之靈
- ID 701 輝日之聖魂
- ID 702 皎月之聖魄
- ID 736 青行燈
- ID 738 薨志神賢
- ID 741 煉獄恐靈
- ID 783 符鬼
- ID 849 怨靈古木
- ID 936 軟星包子
- ID 1076 傳頌靈碑
- ID 1078 冥蟲頭甲
- ID 1187 法則天秤
- ID 1494 金蛋守護者
- ID 1601 矢車菊
- ID 1603 櫻
- ID 1605 水仙
- ID 1607 天堂鳥
- ID 1609 薔薇
- ID 1611 鈴蘭
- ID 1613 芙蓉
- ID 1615 風信子
- ID 1660 動力核心
- ID 1715 門之鑰
- ID 1950 霓彩鳥
- ID 1951 虹螢騰蛇
- ID 1999 捨杜
2001
誅滅戰劍 · 費雷
【究極北歐神】

隊伍技能:
水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水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消除水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水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及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換為水屬性

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
發動條件:
以誅滅戰劍 · 費雷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發動條件:
以誅滅戰劍 · 費雷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水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水以外的符石轉化為水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誅滅戰劍 · 費雷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誅滅戰劍 · 費雷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 水煞
水、火及心符石轉化為水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水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誅滅戰劍 · 費雷;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2002
超然焚烈· 提爾
【究極北歐神】

隊伍技能:
火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火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消除火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火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火屬性

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
發動條件:
以超然焚烈· 提爾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發動條件:
以超然焚烈· 提爾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火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火以外的符石轉化為火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超然焚烈· 提爾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超然焚烈· 提爾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 火煞
火、木及心符石轉化為火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火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超然焚烈· 提爾;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2003
終章詠嘆 · 費蕾雅
【究極北歐神】

隊伍技能:
木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木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消除木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木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木屬性

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
發動條件:
以終章詠嘆 · 費蕾雅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發動條件:
以終章詠嘆 · 費蕾雅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木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木以外的符石轉化為木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終章詠嘆 · 費蕾雅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終章詠嘆 · 費蕾雅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 木煞
木、水及心符石轉化為木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木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終章詠嘆 · 費蕾雅;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2004
擎天萬鈞 · 索爾
【究極北歐神】

隊伍技能:
光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光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消除光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光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光屬性

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
發動條件:
以擎天萬鈞 · 索爾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發動條件:
以擎天萬鈞 · 索爾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光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光以外的符石轉化為光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擎天萬鈞 · 索爾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擎天萬鈞 · 索爾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 光煞
光、暗及心符石轉化為光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光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擎天萬鈞 · 索爾;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2005
罪愆篡改 · 洛基
【究極北歐神】

隊伍技能:
暗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暗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消除暗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暗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弗麗嘉轉換為暗屬性

必然延長移動符石時間 2 秒
發動條件:
以罪愆篡改 · 洛基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
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發動條件:
以罪愆篡改 · 洛基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暗符石,下回合開始時隨機將 1 粒暗以外的符石轉化為暗強化符石,最多轉化 2 粒
發動條件:
以罪愆篡改 · 洛基作隊長及戰友,並以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隊員

隊伍技能: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發動條件:
以罪愆篡改 · 洛基作隊長及戰友,並以弗麗嘉作隊員

組合技能:敕令神化 ‧ 暗煞
暗、光及心符石轉化為暗神族強化符石。2 回合內,首批消除所有暗符石時,全隊攻擊力 3 倍
發動條件:
以罪愆篡改 · 洛基;及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或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作成員 (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
2023
引力牽繫 ‧ 哥白尼
【地獄魔王】
2031
經驗匯聚 ‧ 培根
【科學與哲理】
6263
引力牽繫 ‧ 哥白尼
【地獄魔王】


【其他字串】

代碼
描述
HELP_11
究極融煉系統
HELP_11_1
究極融煉
HELP_11_1_1
透過究極融煉的方式,召喚獸將變成新的形態,技能、生命力、攻擊力及回復力的上限或會作出改變。

此系統只適用於已開放究極融煉的召喚獸,流程如下:
  - 於背包選取要進行究極融煉的卡
  - 搜集究極融煉必需的素材以進行究極融煉,便可得到新的形態
HELP_11_2
要求
HELP_11_2_1
召喚獸只需達至異空轉生階段的等級上限,便可進行究極融煉
LABEL_1705
究極融煉
LABEL_1720
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MENU_265
究極融煉
TEAMSKILL_DESC_632
水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水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TEAMSKILL_DESC_633
火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火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TEAMSKILL_DESC_634
木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木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TEAMSKILL_DESC_635
光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光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TEAMSKILL_DESC_636
暗符石的掉落率提升至 25%;暗強化符石的效果提升 30%
TEAMSKILL_DESC_637
消除水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水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TEAMSKILL_DESC_638
消除火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火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TEAMSKILL_DESC_639
消除木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木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TEAMSKILL_DESC_640
消除光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光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TEAMSKILL_DESC_641
消除暗強化符石時,下回合將暗強化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TEAMSKILL_DESC_647
永恆碑紋 ‧ 主神奧丁、眾生天命 ‧ 主神奧丁及弗麗嘉轉換為隊長的屬性
TEAMSKILL_DESC_648
弗麗嘉自身的生命力提升 2 倍
TEAMSKILL_DESC_650
獲得究極融煉能力:解除黑白符石的狀態。1 回合內,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無視「燃燒」(不包括煉獄之火) 及「黏腐」敵技。於回合開始時點擊已儲滿的龍脈儀可觸發此能力 (需消耗 100% 龍脈儀能量)


【新增故事】

亞瑟
  身穿紅色鎧甲的貝德維爾,手抱住嬰兒,從急流中慢慢爬上岸。她首先緊張地檢查懷中的嬰兒,看見嬰兒露出的燦爛笑容,頓時安心下來。她腳步蹣跚的穿過樹林,自己原來已帶著嬰兒來到一條偏遠的村落……

  歲月流逝,當年的嬰兒,如今已長大成一名少女。在陽光的映照下,她金色的頭髮顯得閃閃發亮,翠綠色的雙瞳,一直凝視前方,揮劍的手沒有停下。

  忽然一個身影走到她身旁,並向她遞上一條手帕,微笑著說:「亞瑟,該是時候休息一下。」

  「可我想盡快練成你教我的架式……」亞瑟再把劍揮動數下,才接過手帕,抹去臉上的汗。
  
  「欲速則不達。」
  
  「將勤補拙嘛!將勤補拙。」

  「你若那麼有活力,倒不如替我到村莊買點東西吧。」

  「又把我當跑腿!」亞瑟雖顯得不情願,但還是拿起竹籃。

  「就當是訓練的一種。」貝德維爾笑說。

  村中的市集正熱鬧得很,亞瑟在人群中輕巧的左閃右避走著,找尋貝德維爾想要買的東西。不遠處驀地傳來喧鬧聲,好奇的她也湊近一望,便見數名皇軍正包圍著一個攤販……

  「全賴阿克隆大帝與儲君莫德雷德大人,你們才能有如此安逸的生活,對不對?」

  「對對對……全賴有阿克隆大帝與儲君莫德雷德大人……」

  「那為甚麼我叫你交錢出來,你卻推托搪塞!」皇軍們將販子推倒,嚇得那販子立刻跪在地上求饒:「我真的沒有錢可以給你們!那些賺到的,都只剛好夠我生活!」

  皇軍們冷笑一聲,便用手上的武器將販子的攤子與水果摧毀,販子衝上前想要阻止,但不是皇軍的對手。

  正當皇軍想對他拳打腳踼之際,亞瑟終按捺不住衝出來,將其中一名皇軍撞開,扶起販子問:「你沒事嗎?」

  「沒事,謝謝你。」她朝販子微笑,然後拿起地上的木條,指著皇軍們說:「你們這群可惡的傢伙!別要欺人太甚!」

  皇軍們彼此互望,臉上都露出嘲諷的笑容,他們緩緩走向她,說:「我是你就不要太多管閒事,不然待會被……」皇軍的說話還沒說完,肚子便被亞瑟以木條重擊!他立刻痛得倒在地上,雙手覆蓋肚皮,痛苦得不斷顫抖。

  「你這傢伙……!」其他皇軍見狀,紛紛都一擁而上,然亞瑟握緊木條,直朝他們衝去。村民們都散開,生怕會惹事上身。皇軍們轉眼間已將亞瑟包圍,他們同一時間攻擊,沒有三頭六臂的她顯得有點吃力。

  『唯有放膽一試吧。』她把木條棄掉,空出雙手來應付皇軍;皇軍冷笑一聲後,心中還以為亞瑟已放棄抵抗。

  亞瑟腦中回想著貝德維爾所教的架式,當皇軍衝她而來時,她稍稍蹲下身,用腳把對方絆倒,左手用力將對方壓倒在地上,右手則趁機奪去他手中的劍。其中一名皇軍看著亞瑟一整套動作,總覺得似曾相識。

  正當亞瑟想攻向皇軍之際,一抹紅色的身影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皇軍擊飛,並把亞瑟帶走……

  「那可惡的傢伙到哪去了?」皇軍們都激動地尋找著亞瑟,唯有一個在喃喃自語:「那奪劍的架式……紅色的身影……?要盡快回報給莫德雷德大人。」

  「你為甚麼要把我帶走?我明明佔盡上風!」亞瑟在樹林裡跟在貝德維爾的後面,一同回去林中的小屋,「明明是你教我力量是為守護而存在!現在我幫人討公道,你怎麼又來阻撓我?」

  「因為你的行動會招致殺身之禍!」

  「你這是認為他們比我強嗎?」

  「不是實力的問題,而是與你的身份有關……」貝德維爾終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無奈地說:「也許,是時候將真相都告訴給你。」
高潔騎士 ‧ 亞瑟
  亞瑟與貝德維爾沉默地坐於小屋中,彼此一言不發,整個氣氛很繃緊。

  「你所說的『真相』到底是甚麼意思?」亞瑟的說話,劃破凝聚於二人之間的寂靜。

  貝德維爾輕嘆一口氣,才抬起頭來跟亞瑟說:「你的真名為亞瑟·潘德拉剛,是上任國王猶瑟王的女兒。你是皇位唯一的繼承人,但你的皇叔為奪得皇位,不惜殺死你和你父皇。我帶著你逃亡至此,教你劍術與知識,讓你有能力保護自己。我一直隱瞞你的身世,又把所有與皇室有關的東西銷毀,都是為了能讓你以平民身份活下去。這樣才能確保你的安全。」

  「我是……猶瑟王的女兒?現在的國王是我的殺父仇人……?」貝德維爾沉默地點頭。

  一腔莫名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亞瑟即拍桌而立,她拿起貝德維爾的劍,想要衝出家門,但被貝德維爾拉住,「你隻身前去皇城,和自殺沒有分別!」

  亞瑟的呼吸開始緩慢,貝德維爾抓住她的手也放鬆下來,「你父皇定必想你好好活著。」

  「嗯,我明白了。」亞瑟雖放下了劍,但眼神還是停在地上的劍。

  待貝德維爾熟睡後,亞瑟便躡手躡腳的拿起劍,離開了小屋,朝皇城前進。她騎著馬一直跑,心無他想,只被仇恨所充斥——殺父與被奪去一切的仇。

  太陽初昇,從沒停下來休息的她,馬匹也像是到了極限,必須讓牠先休息一會。她領牠到河邊歇息,忽然遇見一名少年,身後帶著眾多皇軍。她定睛一看,見少年身上的衣服印有皇家的徽章,便認定他必然是帶領皇軍的人。

  「喂!你!帶我去見阿克隆!」她朝他叫嚷。

  「真無禮!竟敢直呼大帝之名。」

  「阿克隆依靠殺死猶瑟王來強奪皇位,他沒資格被稱作大帝!」她的說話觸怒少年。

  少年重重的打了她一巴,她便跌倒在地上,被打的臉紅而疼痛。少年以為亞瑟會變乖,於是蹲下身來跟她說:「乖乖向我行禮,我就饒恕你。」

  語畢,一下啪的聲音,響徹四周。

  少年在毫無預兆下,被亞瑟狠狠的給了一記耳光。

  「我寧可被殺死,我也絕不會向你們這些為他賣命的走狗屈服!」

  「你!連我的父皇母后也不敢打我!你們給我把她抓住!」

  「遵命,莫德雷德大人!」

  語畢,兩名皇軍走上前,想要把亞瑟抓住。叢林中忽然飛來兩把短劍,一名女性從叢林中跳出,一連兩擊便將其中兩名皇軍擊倒!她走到亞瑟身邊,護住她說:「貝德維爾?」

  「待會再說,現在先想辦法逃離這裡吧。」

  數十個皇軍一擁而上,貝德維爾與亞瑟背靠著背戰鬥,彼此作對方的劍與盾。

  此時,亞瑟一時大意,被皇軍以長槍挑走她的劍!她沒有理會貝德維爾的叫喊,緊張的走去想要把劍拾起,回頭時赫見貝德維爾被皇軍以長槍抵頸,不敢動彈。

  「貝德維爾!你們放開她!」亞瑟持劍欲走上前,長槍便微微刺向貝德維爾,她雪白的頸開始現出滴滴鮮紅……

  莫德雷德走來,拔出劍指住亞瑟,冷冷地道:「來跟我決戰吧!若你勝了,我放過她;若你敗了,你便要當我的奴隸。」

  「你別理我,快逃吧!」亞瑟看了貝德維爾一眼,握緊手中的劍,堅定地說:「若我連你都保不住,哪能為父報仇?」

  莫德雷德自覺亞瑟正中下懷,便舉起劍衝向亞瑟。連翻戰鬥,亞瑟已感到疲累,單是格擋便十分吃力,更莫說要反擊。他留意到她的手正在顫抖,故意攻擊她的手腕。疼痛讓她大意,一時乏力便握不穩手中的劍。然莫德雷德並沒有止住攻勢,亞瑟左閃右避的姿態,讓他甚覺歡樂。

  『我必須保護貝德維爾!』隨著心念,亞瑟的雙手慢慢現出一把光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證明帝王身分的皇者之劍……」眾人無一不凝視光劍,像是被它震懾靈魂。

  「不可能!我生來就是王!就算真有皇者之劍,我的王位也不會被動搖!」莫德雷德忽然發瘋似的,對亞瑟亂砍亂斬;亞瑟只不斷往後退,赫然發現已無路可退,後面就是瀑布……但莫德雷德並沒有給予她喘息的機會,他用力的朝亞瑟砍下,亞瑟連忙以皇者之劍抵擋,但她的力氣已所餘無幾,四肢開始感到痠軟。

  他臉上露出奸笑,以可乘之隙,一腳踢向亞瑟的腰間!亞瑟頓時失衡,整個人便跌向瀑布……

  「我絕對不可以死在這裡!」亞瑟把皇者之劍直插進石壁,以緩減墮下的速度。皇者之劍的光芒忽然消散,她就這樣墮進湖中。

  在她游到陸地上,發現眼前的皇者之劍竟變成了一把普通的劍。任亞瑟如何用力,始終無法將劍從鞘中拔出,不禁感到疑惑起來……
貝德維爾
  城中上下都正為皇后誕下公主而舉行慶典,猶瑟王與皇后坐於馬車上,在城裡出巡接受人民的祝福。他們坐於馬車中,跟街道兩旁的人民揮手,護衛軍則在馬車旁緊緊跟隨。

  此時,人群中一名少女抱著一束花,直朝猶瑟王的馬車衝來!

  護衛軍立刻緊張地將她攔住,「不好意思,請回去人群那裡。」
  「求求你們讓我過去!我只是想親手獻花給猶瑟王大人!」少女懇求道。

  護衛軍隊長正煩惱之際,馬車上的猶瑟王開口說:「讓她過來吧。」

  得到猶瑟王的允許,護衛軍便放行。少女高興的走到猶瑟王的面前,她微笑地蹲下身,說:「謝謝你,猶瑟王大人……」

  語畢,她從花中拿出一把匕首,直插向猶瑟王!

  一切發生得是如此突如其來,一眾護衛軍都來不及回防,皇后也緊張的尖叫起來,唯獨猶瑟王卻仍冷靜的坐於席上。

  就在匕首快要刺中猶瑟王時,一把利劍將少女的攻擊擋開,一抹紅色的身影從馬車旁躍至,擋在少女與猶瑟王中間。

  「猶瑟王大人,你沒事嗎?」貝德維爾問。

  「有你在,我知道不會有事。」猶瑟王笑著說。

  「別來礙事!」少女憤怒得失去方寸,攻擊混亂,貝德維爾靈敏地避開她的攻擊。與此同時,一枝冷箭從上方射來!

  貝德維爾於是拔出她腰間的另一把劍,將箭砍斷的同時,以劍抵住少女的頸項,說:「放下匕首吧!還有,是誰派你來的?」

  少女仰天狂笑,只道:「猶瑟王,好好享受這些快樂但短暫的日子吧。」然後以匕首刎頸,血濺當場,整個人便跌出馬車。

  貝德維爾將猶瑟王交給其他護衛軍後,獨自去尋找那藏匿於建築物裡的刺客,但她最後找到的,只是倒臥於血泊中的弓箭手……

  那天晚上,猶瑟王與皇后在花園裡,逗玩著亞瑟。

  「猶瑟王大人,皇后。你們今天才剛被人偷襲,實在不建議在如此空曠的地方逗留。」

  貝德維爾凝重地說,猶瑟王輕輕看了她一眼,然後安心地笑說:「有貝德維爾在,我們都很放心。」

  「可是……」

  「你過來吧。」

  貝德維爾緩緩走到他們的身旁,猶瑟王將亞瑟遞向她,「來,抱抱她。」
  
  她小心翼翼的把亞瑟抱在懷中,亞瑟一見到她便咯咯地笑起來,小手抓住她的手,教人憐愛。

  「儘管為王,我也希望能與自己的女兒經歷人生的一切,與她一起吸收不同的知識,就像現在一樣。」猶瑟王輕撫亞瑟的臉說。

  「我相信亞瑟殿下將來,定會長成世上最好的公主。」貝德維爾看著亞瑟,堅定地說。

  後來,猶瑟王與皇后均染上不知名的病,全國上下的醫生都束手無策。

  「貝德維爾……亞瑟就交給你代為照顧……」

  看著床中正熟睡的亞瑟,貝德維爾點頭答應。

  猶瑟王微笑,又咳了數聲後說:「貝德維爾答應我……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誓死保護亞瑟……她是我一生最大的寶物……」

  聽罷,她單膝跪下跟猶瑟王與皇后說:「別擔心,你們不會有事的。」

  那時的猶瑟王,彷彿已感覺到危機正步步逼近,他自知自己無力反抗,唯有將一切託付給貝德維爾……

  那是個暴風雨的晚上,貝德維爾將亞瑟帶回公主的房間沒多久,便傳來陣陣敲門聲!她打開門一看,赫見已被阿克隆的親兵所包圍。

  「阿克隆大人有事要接亞瑟公主過去!快把亞瑟公主交出來!」

  「猶瑟王大人知道此事嗎?」

  「你只需要服從命令!」

  「我明白了,請等一等。」貝德維爾轉身,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去把亞瑟抱起。

  「將她交給我們。」背後傳來親兵的說話。

  貝德維爾抱緊亞瑟,轉身快速拔劍,將背後的親兵劃喉殺死。

  她衝向親兵,快速連斬,殺出一條血路,便奔向馬廊騎上其中一隻馬,頭也不回地離開城堡。儘管後面傳來雜亂的馬蹄聲,一直緊追在後,她也不曾回頭察看,只專注於策馬前進。

  數枝箭從身邊擦過,她連忙用劍將射來的箭砍掉,又再回頭策馬。然而前面就是瀑布,眼見後面就是無數的追兵,她只好抱緊亞瑟,下馬並躍進瀑布之中……
雄炎騎士 ‧ 貝德維爾
  貝德維爾與亞瑟一直隱居於一條小村中,她教予亞瑟劍術與不同的知識,但一直隱瞞亞瑟的真正身分,希望她能平凡地生活下去,但王的命運始終還是降臨於亞瑟身上,貝德維爾只好將一切都告知亞瑟。

  沒想到亞瑟竟為了復仇,不聽她的說話,獨自前往皇城。在貝德維爾趕到亞瑟所在之處時,她遇上當年殺亞瑟父王,亦即現任國王阿克隆的兒子——莫德雷德,更與皇軍戰鬥!她看著亞瑟被莫德雷德踢下瀑布,而自己亦成為了莫德雷德的階下囚……

  貝德維爾穿著單薄的白衣被吊於牆上,身上滿是皮鞭所造成的傷痕,她已不知有多少天滴水不沾,嘴唇乾裂得很,支撐住她生存的,只剩下對猶瑟王的承諾與不屈的意志。此時,鐵門被打開,她聽到有腳步聲越漸接近,她便知道又是那可惡的傢伙來找她。

  「怎樣了?今天肯說點話了吧?」莫德雷德得意地問,但貝德維爾如以往的幾天般,依舊是一言不發。

  「很好,要是你肯說話,我反而會覺得懨悶。」他邊說,邊從旁邊的獄卒的腰間,拿起皮鞭,狠狠的抽打著貝德維爾。

  無論莫德雷德怎樣打她,她都沒發出任何聲響,只一直的低著頭。

  他把她的頭抬起,她狠狠的盯著他,他笑著說:「真可惜,你明明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才。」她朝他的臉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他驚愕以手背抹走口水後,用力的打她一巴,怒道:「是你自己招來的!」

  然後又不斷鞭打她,直至他的手筋疲力竭。

  第二天,就在貝德維爾的意識變得有點模糊之際,獄卒忽然來到將她雙手的鎖解開,然後將她押走。她感到疑惑,一陣刺眼的強光現出,她還來得及有反應,便被獄卒狠狠的推倒沙地上。四周空曠,被圓形的圍牆所包住,傳來陣陣喧鬧聲,在她的雙眼適應強光後,她才發現自己正身處於鬥獸場中,成為一眾腐敗貴族的餘興節目……

  「大家齊來猜猜,會是這名前護衛軍生存下來?還是……」隨著莫德雷德的侍官的說話,鬥獸場另一端的門開始徐徐昇起,「強壯的獅子呢?」

  一隻兇猛的獅子竟從那裡走出來!

  獅子一見到貝德維爾,便露出尖牙利爪,朝她衝來!貝德維爾冷靜地凝視住獅子的雙眼,動作放慢,慢慢的向後移到牆前。當獅子朝她撲過來,她看準時機,一個彎身滑前,獅子便就這樣撞向牆壁上,痛得打起噴嚏來。

  貝德維爾露出自信的笑容,輕輕抹去額上的汗,雙手握起泥沙,當獅子再朝她衝來時,朝牠雙眼與鼻子撒向泥沙。使得獅子不斷搖頭,發出痛苦的吼叫聲,她趁此時跳到獅子的身上,開始不斷搔牠的鬃毛與肚皮,轉眼間獅子便不再吼叫,反乖乖的任貝德維爾撫摸,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怎會這樣?」莫德雷德身旁的騎士叫道,在莫德雷德一聲令下,士兵便從各通道進入鬥獸場。

  「對不起,我知道你也是被逼的。你若留在這裡,也只有死路一條,倒不如幫我一把?」像是聽懂了貝德維爾的說話,獅子竟伏低身子,讓貝德維爾騎上自己。她騎著牠,朝其中一個通道的入口跑去,士兵們見獅子朝自己衝來,紛紛都嚇得躲開,誰都不敢攔住她們。

  在離開城後,貝德維爾騎著獅子回到小屋,在那裡執拾了要用的東西後,再度踏上尋找亞瑟的旅程。

  『亞瑟……你千萬要平安……』懷著這樣的想念,貝德維爾便騎上獅子,朝最近的城鎮前進。
叛逆帝王 ‧ 莫德雷德
  房間內傳來女人的尖叫聲,她因疼痛而持續尖叫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被嬰兒的哭聲取替。

  「摩根勒菲皇后誕下了王子。」老婦人將嬰兒交到阿克隆國王手中,他欣喜的看著嬰兒,將他抱給皇后看。

  「他與你長得好像。」國王邊說邊將嬰兒交給皇后,皇后將嬰兒抱住,安慰地看著他。

  「他叫甚麼名字好呢?」

  「就叫莫德雷德吧。」皇后定睛地看著嬰兒,「他將來必定會成為這國的君王。」

  她臉上的笑意漸濃,看著嬰兒的眼神卻顯得詭譎。

  作為國家唯一的王子,莫德雷德被寄予厚望。由出生那刻開始,身邊的人便不斷跟他說:「莫德雷德王子,將來定能成王。」

  在這環境下成長的他,漸漸就認定自己是為了成王,才誕生於世上。有一天,他在房中看書之際,母后突然破門而進,憤怒地說:「莫德雷德,你這個時間應該是在跟老師學習!那老師可是母后特意安排給你的!」

  只是,任憑她如何大吵大鬧,莫德雷德始終沒理會過她。

  她上前,正想要伸手搶走他的書之際,他突然用力的將書扔向她!她頓時痛得跌倒在地上。他站起,指著母后說:「我自己心中有數。」

  母后整個人怔住,沒想到莫德雷德竟會如此反抗她,但心中感受到的,卻不是怨憤,而是莫名的崇拜——這就是作為王的風範。他緩緩走到母后的面前,說:「我的事,不需你多事。」

  看著此刻的莫德雷德,母后知道他定會成為自己所想像的帝王,便笑著回應:「對對對,都怪母后多事。」

  然而他冷笑一聲後,便轉身離去。目送他的摩根勒菲,一直微笑著。

  莫德雷德就這樣逐漸成長,他找來全國最強的劍士來教他戰鬥、全國最聰明的謀士當他的老師,並開始結集志同道合之士,為自己鋪展成王之路。然在他的成人禮完成沒多久,他的父王就因患上不知名的病,而長年臥病在床,眾醫師都束手無策,漸漸所有國家的政策與事宜,都交由莫德雷德去管理,但決定權仍在於阿克隆王手中。

  就是莫德雷德以為他與王座距離不遠之時,他在一次出巡偶遇上一名少女。最初還以為她只是個無禮之徒,沒想到對方,原來竟是當時的猶瑟王之女——亞瑟!

  不單如此,亞瑟更在與他對戰的危急關頭,召喚出一把光劍!看著光劍的士兵們都呆住,全都喃喃地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皇者之劍嗎?」

  戰鬥的最後,莫德雷德雖一腳將亞瑟踢下瀑布,但他知道,亞瑟還未死去。

  『皇者之劍……到底是……』他對此感到滿腔疑惑,在回到城堡後,便單獨詢問父皇,沒想到父皇說出讓他錯愕的傳說……

  「相傳皇者之劍,是一把能證明君王身份的劍……若誰能將它拔出,那人將會成為這個國家的王……但都不過是傳說……」

  「它已不再是傳說。猶瑟王之後召喚出一把光劍,其他人都紛紛說那是皇者之劍。」

  聽到猶瑟王的名,阿克隆王頓時嚇得瞪大雙眼,他吃力的坐起身問:「你說甚麼?亞瑟、亞瑟她仍在生嗎?」
 
  「對……怎麼了?」

  「原來如此……是這樣嗎……」阿克隆王喘著氣,又笑又哭的自言自語:「王的命是無法改變……無論怎樣……亞瑟始終都會成王……」

  「不對!」

  阿克隆王這句說話,刺中了莫德雷德的痛處,他激動地站起身,緊抓住阿克隆王的衣領說:「無論是皇者之劍,還是亞瑟,都無法阻止我成為一國之君!因為我才是命中注定的帝王!」

  「王是命……一切都是命……」阿克隆王的意識混亂,根本沒把莫德雷德的說話聽進耳內,莫德雷德也沒好氣地鬆開手,瞪視醫師說:「醫師,父王這樣,是不是神智不清了?」

  「甚麼?」

  「我問你,父王這樣,是不是神、智、不、清了?」莫德雷德故意強調那四個字,醫師頓時明白,便跟著說:「對!阿克隆王大人已神智不清,無法正確乎地判斷是非。」

  「既然如此,我唯有將一切接手,以後所有的事與政策,將由我來決定。」他帶著近身護衛離去,並著醫師與下人要好好照顧父王。

  莫德雷德藉此機會,奪取了國家的實權。他立即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要城牆的守衛,凡是長著金髮綠眸的少女,都必須拿下;又派人去追殺亞瑟和搶走她的皇者之劍。他緩緩坐到皇席上,傲視大殿的眾臣,想著只要把亞瑟這眼中釘除去,就再沒有任何東西,能阻礙他成王……
深淵魔女 ‧ 摩根勒菲
  「快去那邊看看,來了很多不同的美女呢!」

  「這當然啦!阿克隆大人娶妻嘛。雖不是皇后,但也是皇親國戚,有誰不想飛上枝頭變鳳凰?」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這天皇宮裡舉辦的盛事——猶瑟王的皇弟,阿克隆的選妃慶典,熱鬧的氣氛吸引城中的居民都來觀看。

  然而並非人人都能參與選拔,只有被選中的貴族或他國公主,才會獲發邀請函。此時,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走來,她想要進去慶典但遭到士兵阻撓:「不好意思,如果你沒有邀請函的話,是不獲批准進內。」

  「噢,是這樣嗎?」她冷靜地豎起手指,畫出小圈,一陣紫氣現出並從士兵的鼻孔飄進體內。

  士兵的雙眼失神,聲音毫無起伏地說:「確認邀請函,摩根勒菲小姐,你可以進去了。」「謝謝。」她微微一笑,便徐徐走向舞台……

  陸續有不同的少女到台上作表演,其他人都看得很興奮,阿克隆卻顯得一臉納悶。對他而言,這些千篇一律的表演,已再無法勾起他的興趣。

  穿著斗篷的摩根勒菲慢慢的走到台上,她的獨特引來眾人嘩然,但同時亦惹起眾士兵緊張的衝上台想要把她抓住。眼看著她被士兵徹底包圍,她只微微一笑,便現出一陣強烈的紫光,使眾人不得不閉上雙眼。

  當大家再張開雙眼時,便見摩根勒菲已脫去斗篷,穿得性感、擺著誘人的姿態站於台上;而那些本來包圍住她的士兵,不知何時都跪於她身旁,像是變成了她的伴舞似的。阿克隆從沒見過類似的表演,鬱悶已久的心情,終於得到轉變。

  她輕彈一下指頭,士兵便開始生硬的跳起動作,紫光慢慢聚合成人形,台上赫然出現兩個摩根勒菲!護衛想要上前,但被阿克隆制止:「這不是很有趣嗎?都給我退下。」

  隨著音樂,摩根勒菲與她的幻影開始一同跳起舞來。她搔首弄姿,好不妖豔,看得在場的男性都為之神魂顛倒。她們隨舞步跳到阿克隆的面前,向他輕吹一陣紫煙,他就像是看見摩根勒菲在他懷中依偎,他能任意撫摸她那溫暖的軀體與白晢的肌膚……

  就在他想要更多的時候,音樂便停下,剛才的原來都是幻象。摩根勒菲朝他回眸一笑後,便緩緩退下舞台。沒等慶典完結,阿克隆便決定迎娶摩根勒菲作皇妃,二人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但這還未能滿足摩根勒菲,她想要的不單是皇妃的身份,而是一整個國家的控制權。

  為了使阿克隆成為一國之君,摩根勒菲以毒咒使猶瑟王病危。

  「……只要把猶瑟王拉下來,就是阿克隆你稱王之時。」

  「可是,我怎能這樣待我皇兄?還有他可愛的女兒……」她沉默地把他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肚皮上,「難道你忍心要我們的孩兒,一輩子都只能向人卑躬屈膝嗎?」「對……我們的孩兒,理應為王……」

  在受到摩根勒菲的鼓吹下,阿克隆終發動了政變。他不單趁猶瑟王重病時將其殺死,更派人追殺他的女兒亞瑟,最終成功推翻一切,成為了新任君王。後來,在莫德雷德出生後,摩根勒菲不斷教育莫德雷德要成為王,幻想著要把他捧為如傀儡的皇帝。

  只是,她沒料到莫德雷德在這教育的環境下,長成一個有主見、不甘聽從他人說話的人。儘管無法將其控制於掌中,但她漸漸被莫德雷德的霸氣與傲氣所吸引,心甘情願地被其壓制,服從他所有的命令。為了使莫德雷德成為皇帝,她的魔爪開始伸向她的丈夫阿克隆……
誅滅戰劍 · 費雷
  虛假的幻象無法撫慰費雷躁動的靈魂,元素顫動,從無窮的意識中找到了費雷的過去,並重塑出那深刻的瞬間,以撫慰那傷痕累累的靈魂……

  「奧丁會接受我們嗎?」費蕾雅像情人依靠在兄長費雷的手臂,秀麗的臉龐染上了憂愁,費雷率直地遠眺平靜的海面說︰「我們前往北域是要對抗魔族,不只是加入奧丁的勢力。」

  費雷在與索爾的對決中戰敗,被華納族放逐去阿薩族加入奧丁的軍隊,其妹費蕾雅跟隨,二人來到阿薩族,並與其他士兵一起前去討伐魔族。

  費雷和費蕾雅憑藉自身超卓的能力,在戰場上立下輝煌的戰積,費雷更成為了士兵們尊崇的對象。這天奧丁特地前來費雷所屬部隊的營地,與費雷見面。

  「費雷果然沒讓我失望,我需要的正是你的力量。」

  「奧丁,我只為北域而戰,你應該明白。」

  「我們所有人都為此而揮動屠刀。」奧丁敲敲身上的碑紋之鎧,「所以我和女武神才去尋求遠古力量,靠著這份強大的神力,我們必能打倒邪惡的魔族。」

  「別拐彎抹角了,奧丁,你到底為著什麼而來?是想羞辱我這個敗北之徒。」費雷自嘲說。
  
  「不要遷怒於我,那是敗者才會做的事,費雷,你一直為我們帶來勝利。」奧丁站起來,「我要將神力賜給你,而你,將用這份力量為我們帶來更多勝利。」

  「我不需要你的施捨。」費雷斬釘截鐵拒絕,高傲的他從不稀罕他人的幫助,但他忘記了奧丁從不容許他人的拒絕。

  「費雷,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這是我的部隊,我不需要不聽令的士兵。」

  費雷臉色一沉,舉起勝利之劍,指向奧丁的喉頭,「奧丁,我不是你的士兵,無需神力我也能為北域帶來勝利。」

  「那就證明給我看吧。」奧丁揮動永恆之槍,擊向懸在前方的勝利之劍,槍劍交擊奏起激烈的協奏曲,擦出火舌與芒光。

  費雷沒有戀戰,向後一躍而退,謹慎地繞著奧丁走,嘗試找出奧丁的死角。

  『他的防守完美無瑕,只要一靠近便會被那把槍擊中……既然沒有那就讓我製造一個弱點吧。』

  費雷垂握勝利之劍,卸下防備衝向奧丁,奧丁將槍拋向左手,舉高將槍刺向費雷——

  刷——槍頭陷進費雷左臂,明明應是蝕骨之痛但費雷一聲也沒哼,繼續衝向奧丁,讓槍貫穿其左臂。

  「奧丁,現在你逃不開了。」費雷額頭溢滿汗水卻揚起愉悅的微笑,向奧丁胸口刺出勝利之劍——

  鏗鏘一聲,費雷手上的勝利之劍被奧丁強大的神力擊飛,勝利之劍在空中轉了數圈,末入到遠處的地上。奧丁用力一拉,拔出本來貫穿費雷左臂的永恆之槍,從傷口飛濺而出的鮮血在空中綻放出朵朵紅花。

  費雷咬緊牙關把要溢出的慘叫全數吞下,但失血過多讓他無法挺立,他單膝脆倒在地上。二人交戰的聲響引起了費蕾雅的注意,她掀開幕簾,見到受重傷的費雷,臉容一變跑到至愛的兄長旁。

  「哥哥!你流了很多血,我來施術為你治療——」

  「你無需多事,這是敗者應得的下場。」

  「為了打敗我,竟不惜犧牲左臂,費雷,勝利使你瘋狂。」奧丁說。

  「那不是犧牲,那是為了勝利所做的付出。」費雷執拗地回答。

  「可是你的付出在神力面前是如此脆弱。」奧丁舉起永恆之槍指向費雷,「這是最後的機會,接受不屬於你的力量去得到更多的勝利,還是接受悲慘的敗北、流盡倔強之血。」

  「我——」費雷的回答卻被費蕾雅打斷,只見她攀附在費雷身上,雙眼盈滿淚水,楚楚地說︰「答應奧丁吧,哥哥。」

  「你在侮辱我嗎?費蕾雅。」

  「哥哥是天生的強者,所以力量才會受你吸引,元素是這樣告訴我的。」

  「費雷,別再執悟。」奧丁舉槍朝費雷血流不止的左臂一揮,釋出豐沛的神力,傷口瞬即合好。

  『如此重的傷竟然眨眼間癒合,這就是神力……』費雷難掩驚愕地撫上左臂。

  奧丁察覺到費雷的動搖繼續勸說︰「你一直以為自己能戰勝,所以即使失去了勝利之劍,依然去挑戰索爾,然而你錯了,面對強者,單憑意志是無法戰勝對方的,還是你想選擇敗北嗎?」

  「不,我渴望勝利,勝利會令一切變好。」

  「那為了勝利,付出你的榮譽吧。」奧丁朝費雷伸手。

  費雷遲疑了一會,瞥見費蕾雅急切的渴望,終於伸手回握奧丁,承接了奧丁賜予的神力,成為了讓魔族畏懼的戰神……
超然焚烈· 提爾
  提爾的靈魂被元素吞噬後一直存活於名為時間的搖籃中,儘管元素創造出幻境和緩提爾動搖的意志,但仍無法平息他靈魂的炙熱,為此元素只好抽出靈魂的記憶一瞬,重現過去以平息靈魂的躁動……

  深淵的黑石之塔前,缺臂的提爾拿著焰斧徐徐走近。守在塔門的魔女和精靈們被他散發的巨大神力所攝,瑟縮在角落,連出來阻止的勇氣都沒有。

  嘰啊——!塔門由內打開,男子洛基慵懶地倚靠在牆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說︰「提爾,我的好兄弟。來拜祭凱拉嗎?」

  「……我每天為她而憑弔,祝願她與痛苦無緣,她如同我的親生女兒,我的心也在痛。」
  
  「凱拉生前只黏你,我挺妒忌你。」

  「你知道我來的目的。」提爾提起焰斧瞄向洛基,「說,魔物饕餮在哪裡?」

  洛基造出破壞人界的魔狼和巨蛇而獲罪被囚於深淵,眾神本以為他會為此要悔疚,但失去所愛的洛基卻毫不反省,無視眾神的勸告自心靈撕裂出零星貪念,做出饕餮來陪伴自己。

  可是饕餮的存在被眾神發現,祂們要洛基殺死牠,但洛基不從,於是提爾便聽命來抓拿饕餮。

  「別再執迷不悟了,你這樣做,只會使眾神憎恨你。」提爾嘗試勸說洛基,但洛基聳聳肩嘲弄地說︰「我有被眾神眷戀過嗎?」

  「洛基——」提爾壓下要湧出口的怒吼,「饕餮只會帶來混亂,我們必須除掉危害,這是身為審判長的我所下的裁決。」

  「哈哈哈!」洛基撫額朗聲失笑,「你們只是在害怕,害怕權力和地位會被動搖。」

  「胡說!我們追逐的是北域的未來,我所判決,無情而公正!」

  「你的公正僅是笑話,法律和規條只是利益者的工具,而你是個被愚弄的傻子!」
 
  「想不到你已經墮落至此……」提爾搖搖頭表情變得冷酷。

  他運轉神力,火元素凝聚於斧身,點燃出足以燒融靈魂的火焰,亦展現了他的戰意,「洛基,這是我最後的忠告,退下吧。」

  「你們把我囚在深淵的牢籠,現在更想踐踏我的籠子,難道你以為我會開心搖著尾巴歡迎你進去嗎?」洛基收斂笑意鼓動神力,暗元素依附在其雙手上,化成兩把暗黑短刃。

  洛基擲出其中一把短刃,提爾舉斧擊飛,但洛基趁這喘息間便已挨近提爾,反握短刃朝提爾下巴撩刺。提爾瞇眼在口中凝聚出火元素,朝洛基一噴,炙燙的火焰融化了暗元素的短刃。

  霍——!提爾收回右手並將斧橫劈向在懷內的洛基,洛基咂舌,側身抬腿踩向迎上來的斧刃——

  轟隆隆!洛基被擊飛至遠方的地面,提爾的巨力令他深陷於地面,造出一個小坑。

  「咳咳——!」洛基吐出鮮血,自地上撐起身,揚起得意的微笑,「竟然讓你避過要害,不愧是阿薩族的將軍呢。」

  「你……」提爾按住缺了手臂的左肩,那裡有個孔洞的傷口,鮮血自傷口汨汨而流——剛才洛基在被巨斧擊中前,凝聚暗元素並將之壓縮成彈丸,射向提爾的額頭。提爾察覺到危機側身避過,但仍被暗元素的彈丸貫穿左肩。

  「你依然這麼強大……但為什麼會變成如斯的局面……過去的你總是引導我們前進,現在卻與我們相對……告訴我,洛基!」

  「這不是你們造成嗎?當殺害芬爾厄時,你們應該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終末,這就是你公正判決所引導的結局。」

  提爾的冷酷褪去,換上了因摯友犯錯而痛心的表情,「……不,我殺芬爾厄並非為了執行公義,而是出自於私心。」

  「是為了奧丁——」

  「不是為了奧丁,是為了凱拉,她拜託我拯救你,洛基。」

  「胡、胡說,你在胡說八道!」洛基站起來,但因傷勢而不穩,這時洛基的隨僕魔羊出現,扶住牠的主人。

  「你比我更清楚,洛基,凱拉的善良,她從不想成為你的枷鎖。」

  提爾容不得洛基逃避清楚地說︰「沒有誰除了苦難一無所有,未來不會讓你失望,這是你教給凱拉的——」

  「夠了!別再提起她——」洛基疲憊地掩住臉,在魔羊的扶持下走回塔內,「你喜歡怎樣搜就隨便你,我膩了。」

  「謝謝你,洛基。」提爾真誠地向洛基道謝,他以為洛基真心要悔改,卻看不到洛基在掌心下的奸狡笑容——在洛基擋住提爾時,魔羊已成功將饕餮送去人間。

  結果,提爾尋遍整個深淵也未見饕餮,只能返回人界……
終章詠嘆 · 費蕾雅
  費蕾雅跌進元素中,靈魂中對兄長深切的愛慕使元素動容,造出虛幻的生命盼能填補她的空虛,可是她的愛意過於強烈,元素只好重現她的過去中重要的回憶以安撫費蕾雅的靈魂……

  費蕾雅的兄長費雷因決鬥中落敗而被逐出部族,她隨兄長離開來到阿薩族並加入奧丁的部隊。費雷憑著勇猛的鬥志和高強的實力立下累累戰功,得到奧丁的賞識,被賜予了神力。

  在神力加持下,費雷作為隊中的劍尖為每場戰鬥帶來勝利,締造出更輝煌的戰積,其強大引來不少女子的仰慕,隊中的女戰士們無一不傾倒在費雷的英勇,但忌憚於其妹費蕾雅而壓抑內心的蠢動。

  然而,不斷累積的渴望終有一天會爆發,這天是在費雷凱旋回歸一星期後,由於費蕾雅每時每刻跟隨在身旁,女戰士們連祝賀費雷的機會都沒有,激發起她們的不滿。

  趁著費雷與奧丁議事的空檔,女戰士們逮住費蕾雅,不發一言便把費蕾雅粗暴地推到牆上,女戰士踩在費蕾雅旁的牆身,每個舉動帶有威嚇性。

  「我與費雷大人一起上戰場、站在最前線與敵人戰鬥,而你只會躲在男人的身後,耍弄陰險卑鄙的法術,費雷大人不需要不能與他並肩作戰的女人!你只會拖累他,我才是最適合他的人!」

  「無禮之徒,你侮辱了我,接受決鬥吧,敗者將付出代價。」費蕾雅冷凝著臉,即使生氣仍不改的美貌挑撥著女戰士的鬥心,她說︰「你將會後悔。」

  二人來到營地的一角,在女戰士的同伴們見證下,決鬥將即開始,哨音一響,女戰士便拔劍衝向費蕾雅,不容費蕾雅有施展法術的空檔。費蕾雅吃力地擋住攻擊,但仍無法阻止傷口在她光滑的肌膚上寄生。

  女戰士的劍擊中費蕾雅的手肘,使她鬆開了劍,費蕾雅想撿回劍卻被女戰士緊追而來的攻擊打斷。為了保命費蕾雅只能往反方向避開。

  「到此為止吧,沒有武器你無法打倒我。」女戰士邊揮動攻擊邊得意地說。

  「只要我尚有一口氣,我不會投降的。」一直追逐著費雷的費蕾雅怎可能不去追逐勝利。

  「那別怪我不客氣了。」女戰士加重攻擊的力度和速度,費蕾雅一時措手不及,絆倒在地上,而這時女戰士的劍亦緊隨而止,快要刺進費蕾雅的胸口!

  『要敗北嗎……不,唯獨這場決鬥我不能輸,因為這代表著我對哥哥的愛!』木元素感受到費蕾雅的鬥志,紛紛洶湧至她的身上,化成元素的盔甲擋住女戰士的攻擊。

  費蕾雅鼓動力量,木元素化成長劍,她使劍撩擊,劍尖抵住女戰士喉頭。

  「是你輸了,走吧,別讓我再見到你出現在我和哥哥面前。」

  「……輸,我還沒輸。」女戰士揮劍擊向無防備的費蕾雅,費蕾雅側身避過但下一刻卻感到左臂傳來痛感——那是女戰士同伴揮來的攻擊!

  「你……竟如此卑鄙……」費蕾雅看著逼近過來的四人。

  「哼,受死吧。」女戰士向同伴打眼色,同時朝費蕾雅揮劍,然而大量的水元素卻突然襲來,凍結了女戰士和其同伴們的身體,她們連悲鳴都發不出來便化成一尊冰柱像,而能使出這力量的人就只有費蕾雅的哥哥費雷。

  「費蕾雅,你沒事嗎?」費雷收回勝利之劍跑到費蕾雅的身旁,緊張地問。

  「……你為何要救我?去追逐著你眷戀的勝利吧。」

  「費蕾雅,你是我至愛的妹妹,我怎可能拋下你。」費雷輕擁費蕾雅入懷內,「勝利教我興奮,費蕾雅,你令我安寧。」

  費蕾雅雙眼盈淚,內心為兄長對自己的眷顧而高興,同時為這份眷顧不會占據費雷心中的第一而傷心。

  『哥哥,你待我真殘忍,假如你能狠下心對我置之不理,我便不用再為你牽掛,更不用拖累你,讓你一直留在我身邊,可是……』

  費蕾雅回擁著費雷,把頭靠到他的肩上,揚起淒楚的微笑輕喃︰「就連你這份殘忍我也深愛著。」
擎天萬鈞 · 索爾
  靈魂被力量吞沒的索爾在元素的汪洋中浮沉,元素憐惜索爾,為疲憊的他造出幻象,可是渴望強大的索爾不屑偽造的事實,為此元素擷取索爾無法遺忘的一段記憶以撫慰他……

  兩名男子索爾和提爾在山林間行走,他們奉奧丁之命前來處決洛基以自身憤怒所造的巨蛇。

  「洛基把巨蛇藏山林裡,但山林如此遼闊,要尋找恐怕也得花許多時間。」索爾遠眺茂密的山林,神態輕鬆,與在他身旁一臉凝重的提爾呈極端的相對。

  「提爾,你怎麼擺出哭喪的臉?」索爾問。

  「我們……非要滅了那巨蛇不可嗎?」

  「你在同情他嗎?」

  「失去了妻子和女兒,更被眾神所唾棄,難道不應該同情嗎?」提爾沉聲道,「隨我來吧,我知道巨蛇所在,因為我比你們更了解洛基。」

  在提爾的帶領下,索爾很快找到藏匿於石洞前的巨蛇,牠蜷縮起碩大的身軀,似乎正在休息。

  索爾放輕腳步朝提爾耳語︰「我先用神鎚揮下雷擊將其麻痺,你隨後以巨斧劈開牠。」

  提爾點頭表示同意,索爾鼓動神力召來雷電轟向巨蛇,巨蛇的身體因衝力而激彈,皮肉被燒焦的味道倏地爆開,讓本來安寧的山林添上不安的躁動。

  「提爾,攻擊他!」索爾朝提爾一喝,提爾舉起巨斧走近動彈不得的巨蛇,他鼓動神力火焰自他身體燃燒,力量傳至巨斧,提爾舉斧揮向巨蛇——

  『提爾叔叔,求求你住手!』女孩的聲音在提爾腦內迴盪,讓提爾的巨斧停在巨蛇前,索爾見狀連忙大喊︰「不要留情!」

  「前方好像是凱拉的聲音。」提爾茫然呢喃,垂下手中巨斧,這一息的空檔讓巨蛇自麻痺感恢復過來,牠張開口朝提爾一噬——

  「誰是凱拉!認真戰鬥!」

  然而索爾的呼喊已傳不到,提爾避過巨蛇的攻擊,跨步追趕前方熟悉的聲音,留下索爾一人獨力應付巨蛇。

  「嘶嘶——」受到攻擊的巨蛇帶著濃密的殺意,威嚇地吐信,氣勢驚人,但索爾沒展現一絲的畏縮、舉起神鎚瞄向巨蛇。

  「我是阿薩族的勇者,絕對不能逃避!來吧,由憤怒與憎恨中誕生的邪念之蛇,我會用神鎚打倒你!」

  索爾衝向巨蛇與牠進行近身搏鬥,巨蛇挪動其身體避過索爾的攻擊,但這只是他的佯攻,真正的攻擊是來自天上的雷霆,巨蛇再次受到雷擊,全身顫動頹然倒下。

  『成功了!現在只要斬下牠的頭就能……痛!這是……皮膚在融化……可惡!是毒素,那巨蛇在被雷霆擊中時釋出腐蝕的毒霧!』

  「我……不能……輸……」啪的一聲,索爾再也撐不住跌坐在地上,意識被黑暗吞噬,朦朧間索爾看到了一道影子,一名穿著盔甲的男子騎在八腳馬上,威風凜凜,但同時有著絕大的孤獨。

  「奧……丁……」索爾喚出那男子的名字,男子回頭並朝索爾伸出手,說︰「索爾,你躺在這裡做什麼?快來吧,我們一起並肩作戰打倒魔族,讓和平重回北域。」

  『對……一直以來我努力變強,不是為了要超越奧丁,而是要與祂並肩、甚至希望能保護祂,不讓祂孤軍作戰……所以我不能在這裡倒下……絕對不可以!』

  「我必強壯,如神鎚無堅不摧!啊啊啊——!」從昏迷中甦醒過來的索爾張大嘴巴如野獸般奮力嘶喊,全身被光元素包裹著,迸裂出炫目的光芒,把瀰漫在空中的毒霧驅散!

  『毒素蒙蔽我的意志,那就讓疼痛為我照亮黑暗。』神鎚不間斷朝索爾釋出雷電,帶給他直入神經的痛感,以驅走毒素所帶來的昏沉。

  「我所步進的盡是光明!並將那光明獻給我一生的摯友,驅逐籠罩他身上的孤獨和絕望!」索爾舉起神鎚,雷霆如瀑傾瀉流竄,擊向正想襲過來的巨蛇。

  轟隆隆!驚天動地的雷聲劃破山林,在索爾突破極限的攻擊下,巨蛇無法抵抗,這次終於死絕,然而索爾所受的傷亦相當嚴重,幸得趕來的女武神相助才逃過死亡的一劫……
罪愆篡改 · 洛基
  孤獨的深淵之王洛基其意志被元素吞噬,元素感動於他對女兒凱拉的思念,造出虛幻的人生以撫慰他,可是桀驁不馴的洛基不屑元素的憐憫,為此元素只能再次顫動,自洛基靈魂的深處抽出讓他無法忘遺的過去……

  「吼吼——」在偌大儀式間的中央,一隻綠色的巨龍伏在由五條石柱所造成的魔法陣裡,擺動碩大的身體拼命掙扎,發出嚇人的嘶吼,可是無論牠怎樣掙扎卻仍掙不開這魔法陣的束縛。

  「可憐的造物。」一道身影無聲無息來到這個儀式間裡,他把玩著衣領的裝飾抬頭打量著綠龍——被人喻為毒龍、受眾神所忌諱的存在。

  「你和我一樣……」男子洛基捧腹大笑,像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毒龍似乎覺得受到侮辱,掙扎變得更為激烈,也讓洛基的笑聲戛然而止,「有著強大的力量卻因而受到命運的愚弄,你失去了自由,而我失去了重要的人……」

  「你和我一樣都憎恨這個世界,我釋放你,而你將為我毀滅這個世界、毀掉那些可惡的眾神!」洛基鼓動神力,大量暗元素凝聚在他的雙手,化成帶著不祥氣息的力量球。

  他彎腰後腳一蹬,身子直飛向毒龍所在,在靠近之際舉起雙手,將兩手的暗元素力量球狠狠砸向囚著毒龍的魔法陣——

  砰啪——!本來進攻的洛基竟被掄飛至牆身,把牆身撞碎連同石塊滑落至地面。他自瓦礫中爬出來,以手背拭去嘴角旁的鮮血,帶著一抺嘲笑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兩尊巨大的石像騎士,說︰「還以為奧丁那麼大意沒設防備,原來有此一著,這樣有趣多了。」

  『毒龍乃至毒之物,讓牠重獲自由必令生靈塗炭。』右邊的騎士說。

  『不速之客,何以破壞毒龍的法陣?』左邊的騎士問。

  「為什麼……」洛基噗嗤一笑,「因為我想破壞。」

  『放肆!假如你想要命的話就此離去!』

  『你一人無法戰勝我們,快退下吧!』

  「我一人無法打贏,那……」由暗元素化成巨蛇和紫狼出現洛基兩旁,他挑釁地抬起下巴說︰「現在變成三個就能打得贏吧。」

  洛基吹起哨音,巨蛇和紫狼立即起跑,分別從左右兩邊衝向騎士。巨蛇朝左邊的騎士張口蛇口;紫狼抬起巨爪揮向右邊的騎士——

  『雕蟲小技。』左邊的騎士舉劍擋住巨蛇的撲擊,同時甩動手肘,巨蛇被掄飛至數丈遠。

  『這種贗品不能動我們分毫。』右邊的騎士以長槍刺向紫狼,紫狼和巨蛇一樣被甩至遠處。

  「那就由我這個真品來對付你們。」趁著巨蛇和紫狼進攻的空檔,洛基已經來到兩位騎士面前,雙手披上由暗元素形成的盔甲,左右各自擒住沒有防備騎士們的頭顱,騎士們無法移動。

  『你擒住我們也無法打破結界。』

  『這樣做只是浪費時間。』

  「我不能打破結界,但牠們可以啊。」洛基昂首,剛才被擊倒的巨蛇和紫狼變回暗元素,在洛基的神力驅使下變成龐大的力量球,游移至魔法陣上方,亦是洛基和石像騎士所在的上方。

  『難道你打算——不!住手吧!這樣做你也不會全身而退!』

  「我對生命沒有留戀,就看看是命運對我的詛咒強,還是我的恨意強吧!」洛基臉上沒有一絲的畏懼,因為當失去凱拉的瞬間,他已經一無所有,所以他不怕失去。

  暗元素的力量球直擲向洛基所在,強大的力量交擊下把儀式間的一切粉碎,在陰沉的黑暗消去,儀式間只餘下傷痕累累的洛基以及被驚擾的毒龍。破落的石柱碎在殘缺的魔法陣上,代表毒龍的封印被破壞!

  『凱拉,看來爸爸還不能陪你,我尚有要清算的對象。』洛基抱著被鮮血沾濕的右臂站起來,耳邊聽到紛沓的腳步聲,嘴角勾起、揚起滿足的微笑……
引力牽繫 ‧ 哥白尼
  晴朗的午後,陽光明媚、微風吹拂,在如此舒適的環境下,最適合泡杯紅茶在花園中看書,此時置身在花園的愛因斯坦卻完全沒有這心情。

  站在愛因斯坦面前是名長相斯文的男子哥白尼,他揮手以輕鬆的口吻說︰「喲!你好呀。」

  愛因斯坦是受科學組織羅夢園邀請的研究者,卻遇到不明敵襲、被拐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他與同伴們尋找出路,期間遇到多番危機,甚至犧牲一名同伴才來到這個花園。

  可是他們再次受到敵襲,愛因斯坦與敵人亞里士多德鬥得難分難解之際,卻突然冒出光團把亞里士多德擊倒,元凶就是眼前看似人畜無害的哥白尼。

  「……他不是你的同伴嗎?」愛因斯坦瞄了昏倒在地上的亞里士多德,思緒仍然混亂。因為亞里士多德及時推開自己,才避過哥白尼的攻擊。亞里士多德昏倒前還叫自己逃,弄得愛因斯坦搞不清他究竟是敵人還是同伴。

  「對喔,但放心吧,他沒大礙。」哥白尼沒因傷到同伴而感到內疚,悠然地邁開腳步,繞著愛因斯坦走了一圈,眼神審視著愛因斯坦。愛因斯坦不知道對方在打著怎樣的算盤,按兵不動。

  「哦~這麼年輕竟然能想到用元素改變時間流動,你果真是個難得的天才。」 哥白尼踏前一步,朝愛因斯坦伸出手說︰「我對你很有興趣,你能不能做我的實驗體?」

  「謝謝你的邀請,但很抱歉我沒興趣成為別人的白老鼠,請容我鄭重拒絕。」愛因斯坦轉身想離開,卻發現雙腳不聽從指示,竟朝哥白尼走去。

  「果然年輕人都不聽話,幸好知道你會拒絕,所以我用了小法子,讓你不得不乖乖過來。」哥白尼笑吟吟看著愛因斯坦走過來。

  愛因斯坦當然不會乖乖就範,拚命掙扎,雖然能減緩移動的速度,但仍沒法擺脫靠近哥白尼。

  這一切都落入躲起來的妮可眼中。

  妮可和愛因斯坦一樣都是受邀而來的研究員,並在遇困時受愛因斯坦所救,更因此對他一見鍾情,認定他是自己未來孩子的爸爸。
  
  『我一定要想辦法幫小坦,不然就沒有人和我生小孩了!』眼見意中人快要落入敵人手中,妮可的心情焦急得尤如熱窩上的螞蟻。

  『首先要弄清楚那個假笑大叔到底用了甚麼把戲!』
                 
  妮可戴上機械眼鏡,雙手觸碰地面,同時閉目凝神,讓意識與大地蘊含的元素相融,失去形態的保護,妮可感受到如同窒息的感覺,這就是與元素共享五感的代價。

  『忍耐忍耐……為了小坦我要忍下去!』妮可用意志控制自己的意識,讓它在元素間游走,朝哥白尼所在的方向前去,然後她看到了——潛伏在哥白尼腳下、以大量的光元素交纏而成的結界。

  由元素組成的觸手自哥白尼身上冒出並攀上了愛因斯坦,這就是愛因斯坦無法逃出去的原因。

  妮可脫下眼鏡,大口大口地喘息,更吐出由胃部急湧上來的酸水,她沒有拭去嘴角嘔吐物,趕忙撐起虛弱的身體走出樹叢,朝愛因斯坦大喊︰「他、那個人在走動的時候,將元素烙印在地上,組成了元素結界,產生引力把你強行拉到作為中心點的他身邊。」

  「原來如此。」愛因斯坦放鬆身體、展露自信的笑容,「那就讓我把這個結界轟碎掉吧。」

  愛因斯坦喚來大量的水元素,並驅使水元素依附在自己的腳上,加快腳上的時間流動,產生出能超越引力的速度,雙腿重獲自由,然後他朝地下用力一蹬!

  咔咧一聲,地面由愛因斯坦身處的點開始龜裂,那裂縫向四周延伸,眨眼間碎裂出一個地洞。

  哥白尼和愛因斯坦雙雙往下掉落,但因為愛因斯坦早已有心理準備,率先安全著地,然後趁哥白尼還沒站穩便衝過去,想搶先機攻擊他。

  可是一道龐然巨影從天冒出,愛因斯坦只能收回腳步往原路退後,巨影在離他數步之遙墜落下來。

  「小坦!」妮可見危險暫時解除,便跑到愛因斯坦,抱緊他的手臂,「小坦小坦小坦!」

  「嗯,我在呀。」愛因斯坦輕撫著妮可的頭髮,柔聲低喃︰「剛才謝謝你,全靠你我才得救。」

  「……那你要和我生小孩呀。」
  「唉,你還執著這件事。」突然讓愛因斯坦他們熟悉的女聲響起,一道娉婷的身影佇立在巨影——金屬巨人之頂上。

  「伽伽!你平安無事,實在太好了呀!」妮可興奮得鬆開抓住愛因斯坦的手,正想衝過去之際,卻被愛因斯坦拉著。

  「怎麼了?小坦。」愛因斯坦審視那道身影——金士伽利略。

  『右手沒有任何的傷痕,還有那身簇新的衣服……難道——』

  「妮可,你記得為甚麼要設立羅夢園?」

  「當然記得囉,我可是有瞬間記憶力喔~」妮可搖搖食指,自信十足地說︰「以自由思想和多元知識成就進化,致力激發人類潛能、延續一族的壽命。」

  「……原來是這樣。」愛因斯坦恍然大悟,然後搖頭嘆息,妮可露出疑惑的表情。

  伽利略從巨人頂上跳下來,走到哥白尼面前,盤起手質問︰「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在著手準備那個計畫嗎?」

  「研究比預期提早完成,我見閒著沒事做,又聽到有新的研究員來,便好奇來看看囉。」

  「看是沒問題,但你怎可以插手。」伽利略瞪視哥白尼,「差點把整個測驗都搞砸了呀。」

  「你這樣說不怕嗎?會露餡喔~」哥白尼指指伽利略身後的愛因斯坦和妮可。

  「沒關係,他已經知道了真相,對吧,愛因斯坦。」伽利略揚起興味盎然的笑容。
經驗匯聚 ‧ 培根
  喀——喀——

  老人培根握住拐杖敲響地面,拍子像彈奏著音樂般帶有獨特的節奏,他的心情似乎相當愉快,踱著步來到一個樓頂非常高的區域。

  男子波以耳正挾住一名少年牛頓,旁邊躺臥著一名昏過去的男子達爾文,培根問︰「波以耳,情況怎麼樣?」

  「已成功抓回逃走的研究者牛頓。」

  「不愧是波以耳,柏拉圖那邊也搞定了,你們做事都讓我很放心。」老人培根滿意地點頭,「把他們帶到樓梯。」

  波以耳點頭把牛頓和達爾文移動到迴旋樓梯上,樓梯下方是個環境優美的花園,但縈繞其中的氛圍卻完全相異——兩男一女被制伏,女子似乎昏了過去,被挾持的男子中較年輕的一位看到牛頓時,揚起不懷好意地喊道︰「噢,臭屁小鬼也被抓住了嗎?」

  『他是那時候惹人厭的傢伙……』從麻痺感中稍微恢復過來的牛頓,撐大眼瞥向下方沉思。

  牛頓受科學組織羅夢園的邀請成為旗下的研究者之一,卻沒料到來訪當天便遭突襲被拐到這裡。他與同樣被拐來的羅夢園金士達爾文一起尋找出口,好不容易找到通往下層的迴旋梯,卻被波以耳打倒,落得現時的下場。

  而下方的年輕男子叫愛迪生亦是新進的研究者,與牛頓一樣好不容易找到出口卻被男子柏拉圖打倒,同樣成為了被囚之身。

  牛頓強忍著麻痺感,看向培根問︰「你們到底是誰?為甚麼要抓我們來這裡?」

  「一切都是為了延續人類一族的壽命。」培根遠眺,露出傷痛的表情,「在諸神捨棄我們而去、被魔族蹂躪的現在,只有尋找新的可能性才能扭轉人類的命運。」

  儘管培根的態度無比誠懇,但這令牛頓更為生氣,他忍不住提高聲量說︰「所以這和你把我們抓來有甚麼關係!別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快點放開我們!」

  「來選擇吧。」培根摸著下巴的鬍子說,「假如你想我放開下面那些人,那就殺了他。」

  「你……在說甚麼?」

  「怎麼了?現在的年輕都聽不懂人話,只要你殺一人便能救三人,不是很划算嗎?」

  「別……別開玩笑了!」牛頓雙眼燃著無窮的怒意,話語接近咆哮,「生命才不是簡單的算數,那不是能加減的東西!」

  「哦~這就是所謂道德的東西吧,但對於追求真相的研究者,這是最不該有的,因為那只會妨礙我們探求知識和真理。」

  「呵,那只不過是自我滿足的話吧,必須要犧牲才能達到目標,其實是你太不濟吧。」在下方的愛迪生聽到牛頓和培根的對話,嘲諷地插話。

  下一刻柏拉圖舉起銳利的刀子抵到愛迪生的頸上,但愛迪生沒有絲毫收斂,反而笑得開心,「喔,被我說中了所以惱羞成怒呢。」

  刀尖刺進愛迪生的皮膚,一滴鮮血滑下,牛頓瞳孔因緊張而收縮,幸好刀子沒有再推進,牛頓暗自鬆一口氣。

  「假如你不選擇的話,那也不要緊,我會殺死所有人,包括你在內。」培根把一把小刀踢到牛頓面前,交握雙手放在拐杖上,「無法捨棄罪疚感的研究者,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牛頓看著反射著光芒的刀刃,咬緊嘴唇。

  「哈!」愛迪生冷笑一聲,「要我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孩子,那不如指望上天會下糖果雨,把你們砸死來得可靠。」

  「你……」牛頓俯視愛迪生,眼神流轉著難以猜測的想法,將手伸到大衣的口袋遲緩一會才說,「在這種關頭嘴巴還是那麼毒,你這樣會活不長的。」

  「彼此彼此吧。」愛迪生閉上雙眼,嘴角勾起,似乎很享受與牛頓的抬槓。

  「好了,是你選擇的時候。」培根宣告。

  牛頓遲疑一會,最後選擇邁開腳步,撿起地上的小刀,踏出沉重的步伐,一步接一步來到昏睡過去的達爾文前,牛頓舉起小刀,正以為他會揮下去時,他卻轉身了。

  鞋底因與地面急速磨擦而激起尖銳的聲音,他在揮刀的瞬間改變方向朝樓梯邊緣跑去,並抽出插進口袋的手,將握住的東西用力拋出去!
  
  「接住呀!」牛頓大喊。

  被糖紙包住圓滾滾糖果在空中墜落,落點在愛迪生的上方。他倏地睜眼,一個屈肘擊中柏拉圖的臉頰,趁對方反應不過來立即向前跑,同時雙手凝聚光元素,很快累積成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擲向空中懸浮的糖果。

  在初次見面時,愛迪生主動挑釁牛頓,巧合中將其中一顆糖果塞進對方口袋裡,就連他也想不到這一著竟成了脫困的關鍵。

  電光火石間,糖果被光元素炸成細碎的粉塵,在空中散落如星子般閃耀出璀璨的光芒。

  「小毛頭,點火!」

  「嘖!我說過我不是孩子!」牛頓一個翻身避過波以耳的攻擊,同時呼喚火元素,元素受吸引依附在他的手中,蓬的一聲化成燒得旺盛的火團。

  牛頓後躍並向粉塵擊出火團——

  轟轟烈烈!附有電荷的粉塵在牛頓的火加熱下,炸出超乎想像的威力,一時間整個空間被蒙蒙的白霧所充斥。

  『那些小伙子竟將元素用於粉塵爆炸裡,一個不小心可是連自己都會沒命……呵呵呵~真的太有趣了。』

  在濃霧中培根沒感到恐懼,反倒有著饒富興味的閑暇。突然他感到右邊傳來不自然的空氣流動,連頭也不轉便舉起拐杖,巧妙地擋住愛迪生揮來的小刀。

  「嘖!你這個老頭,反應倒挺快。」愛迪生見偷襲失敗,連忙退後,培根沒有追擊,好整以暇地擦拭著拐杖,好奇地問︰「不救同伴,反而來攻擊我一個老人家,不覺得失算嗎?」

  「因為你是他們的老大,只要擒住你就將軍吧。」牛頓的身影亦自白霧中顯現,手中拿回被搶去的金屬劍。

  『拯救失去戰鬥力的同伴反而成為累贅,不如趁勢抓人質以換取交易的條件,分析力也不錯呢。』培根一點不把牛頓和愛迪生放在眼內,有種置身事外的角度地審視著對方。

  「你這老頭的態度真讓人不爽,本來還打算尊重一下老人家,但看來是不需要了!」愛迪生再次舉起刀,「小毛頭,一起上呀!」

  「都說我叫牛頓呀!」牛頓駁斥,但仍舉起武器,二人幹勁十足準備衝向培根——

  兩道銀光從遠處襲來,精準地擊中牛頓和愛迪生的雙手,二人吃痛紛紛鬆開武器!

  「這是……彈珠?」愛迪生看清擊中他們的東西,同時抬起頭看著自白霧走出來的身影——少年愛因斯坦。

  牛頓瞠目說︰「你是新進的研究者……連你都和他們一伙嗎?」

  「你們還沒明白嗎?我已經幫你們作弊了。」愛因斯坦無奈地搖頭,「再不發現的話就不合格啦。」

  「不合格?」牛頓和愛迪生因愛斯坦的話而愣一愣,然後隨即意識一切,各自回頭——本來昏過去的達爾文精神奕奕地向牛頓打招呼︰「嗨,牛頓少年。」
  
  「你……小瑪麗,所以你們一直都在騙我……」愛迪生看著醒過來的瑪麗和蘇格拉底。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也不知情。」瑪麗抱著手臂咬下唇撇過頭。

  「與她無關,她確實不知情,是我瞞著她的。」蘇格拉底護著瑪麗。

  愛迪生長嘆一聲,似乎還沒能接受,「所以就是那麼回事呀,弄了這麼多事情就為了做這種事嗎?」

  「對呀。」愛因斯坦吐舌頭裝鬼臉笑說,「在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測試,是對我們新入園者的實力測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3

主題

120

帖子

2726

積分

5★座天使

積分
2726
金幣
5886
貢獻
1364
魔法石
0
發表於 2019-3-7 19:4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是費雷雅的造型最美,重點是。。。我只有這張是已經解放的

留言

那…你還得要先異空轉生,才能再究極融煉了XD,加油~  發表於 2019-3-7 21:21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1 下一條

版權宣言|Archiver|手機版|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GMT+8, 2019-3-26 16:31 , Processed in 0.09946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Copyright © 2013-2015 Seraphim Raiders All rights reserved.

重點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 ,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