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石商城熾天使FB粉絲頁熾天使FB社團

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熱門: 昇華關卡  隱藏隊伍加成  龍刻脈動  北域遺族練技心得    搜尋
查看: 835|回復: 0

[官方情報] 20190606 新增召喚獸、字串

[複製鏈接]

782

主題

3605

帖子

5萬

積分

12★超級版主

積分
52032
金幣
34373
貢獻
19578
魔法石
2

熾天使宣傳殊榮熾天使版務組

發表於 2019-6-7 03:11: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綜合
招喚師ID: -
【新增召喚獸】

編號/名稱
縮圖
全身圖




















【新增隊長技能】

編號/名稱
描述
1578
元素調勻 ‧ 玄光
光屬性生命力、攻擊力、回復力 2.5 倍
1580
妖靈鞭 ‧ 浪濤
隊伍中只有水屬性妖精類成員時:
I. 全隊攻擊力 5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5 倍
II. 將每個成員自身回復力的 2 倍各自加入自身攻擊力
1581
權欲狂森 ‧ 魔
I. 木屬性攻擊力 3.5 倍,木屬性魔族攻擊力則 5 倍
II. 首批消除場上所有木符石時,木屬性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
1582
血祭斷魂劍
I. 暗屬性攻擊力 6 倍、生命力及回復力 1.3 倍
II. 消除 3 種或以上符石及自身發動攻擊時,個人追打自身攻擊力 5 倍的暗屬性攻擊 1 次
1593
騎士之魂 ‧ 人
人類攻擊力及回復力 4.5 倍;龍脈儀全滿時,人類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每首批消除 1 種屬性符石,於回合結束時,隨機將該屬性的其中 2 粒符石轉化為人族符石


【新增主動技能】

編號/名稱
描述
CD/EP
(最小/最大)
2598
蝶之翼 ‧ 振翅
I. 將 3 粒符石轉化為水妖族符石 (火符石優先轉換)
II. 1 回合內,減少 40% 所受傷害;同時消除水及心符石時,則減少 65% 所受傷害,而且水屬性及妖精類攻擊力 1.5 倍
5/16
2599
森魔之權勢
1 回合內,魔族攻擊力及回復力 1.6 倍,若身旁的成員同為木屬性成員,該成員攻擊力額外提升 1.5 倍
6/17
2600
棄愛之光 ‧ 超脫
自身生命力扣至 1,並對敵方全體造成「所扣除生命力」50 倍等值的光屬性傷害,此傷害無視防禦力及「強化突破」敵技
7/18
2601
追魂之幽 ‧ 魔暴
I. 引爆場上所有風化符石及凍結符石
II. 將所有符石轉化為魔族符石
III. 1 回合內,暗屬性攻擊力 2 倍,自身攻擊力額外提升 3 倍
8/19
2638
人族紋章
I. 點擊元素法陣上的 1 粒符石,並將該種符石引爆,以掉落該種符石以外的符石
II. 1 回合內,首批掉落的符石必定為人族符石;每消除 2 粒人族符石,個人追打 1 次,最多 10 次
5/16


【新增稱號】

編號/名稱
條件
1635
墮落罪惡懷抱
獲得條件:
開啓圖鑑內所有 7 星 (潛能解放) 墮天系列的召喚獸
1934
越墮落越快樂
獲得條件:
7 星 (潛能解放) 墮天系列的所有召喚獸皆為 All Max


【新增/異動召喚獸資訊(右上問號內容)】

編號/對應召喚獸
描述
1237
噬念束縛 ‧ 亞伯汗
【墮天】

隊伍技能:
每消除 1 組水符石,(隊長技能以外) 將額外計算多 1 連擊 (Ex. Combo)。其他計算首批消除符石的技能不受此額外的連擊 (Ex. Combo) 影響
發動條件:
以噬念束縛 ‧ 亞伯汗作隊長及戰友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39
變臉火術 ‧ 切西亞
【墮天】

隊伍技能:
隊長的隊長技能「透幻之燄」變為「透幻之燄 ‧ 碎心」,於每回合移動並消除符石後,引爆所有心符石,直至場上沒有心符石

火符石兼具心符石效果
發動條件:
以變臉火術 ‧ 切西亞作隊長及戰友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41
追念羇絆 ‧ 瑰洱
【墮天】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43
刺骨封印 ‧ 帛曳
【墮天】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45
放任孽魔 ‧ 撒旦
【墮天】

隊伍技能:
隊長的隊長技能「魔魅斷魂劍」變為「魔魅斷魂劍 ‧ 裂心」,於每回合移動並消除符石後,引爆所有心符石,直至場上沒有心符石

暗符石兼具心符石效果
發動條件:
以放任孽魔 ‧ 撒旦作隊長及戰友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47
藍蝶女王 ‧ 昔拉
【墮天】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49
欲念幻化 ‧ 撒斯姆
【墮天】

隊伍技能:
魔族生命力提升 1.5 倍
以欲念幻化 ‧ 撒斯姆或沉淪幻慾 ‧ 撒斯姆作隊長或隊員,及隊伍中只有魔族成員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1251
背德榮光 ‧ 瑪伊雅彌
【墮天】

*此召喚獸進化 / 潛能解放後主動技能將會改變
2039
拂曉聖騎士 · 丹尼絲
【百變騎士】
2085
大愛秉承 ‧ 帛曳
【墮天】

隊伍技能:
7 星「墮天」系列角色對敵人發動攻擊 (需消除符石) 及沒有首批消除心符石時,該敵人於下回合被附上「墮天印記」,持續 3 回合。
每擊斃 1 隻附有「墮天印記」的敵人 (需消除符石),7 星「墮天」系列角色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大愛秉承 ‧ 帛曳作隊長及戰友
2086
至高罪咎 ‧ 撒旦
【墮天】

隊伍技能:
7 星「墮天」系列角色對敵人發動攻擊 (需消除符石) 及沒有首批消除心符石時,該敵人於下回合被附上「墮天印記」,持續 3 回合。
每擊斃 1 隻附有「墮天印記」的敵人 (需消除符石),7 星「墮天」系列角色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至高罪咎 ‧ 撒旦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隊長的隊長技能「血祭斷魂劍」變為「血祭斷魂劍 ‧ 裂心」,當中於每回合移動並消除符石後,引爆所有心符石,直至場上沒有心符石

暗符石兼具心符石效果
消除暗符石時,下回合將暗符石轉化為魔族符石

發動條件:
發動條件:
以至高罪咎 ‧ 撒旦作隊長及戰友
2087
戀棧蝶夢 ‧ 昔拉
【墮天】

隊伍技能:
7 星「墮天」系列角色對敵人發動攻擊 (需消除符石) 及沒有首批消除心符石時,該敵人於下回合被附上「墮天印記」,持續 3 回合。
每擊斃 1 隻附有「墮天印記」的敵人 (需消除符石),7 星「墮天」系列角色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戀棧蝶夢 ‧ 昔拉作隊長及戰友
2088
沉淪幻慾 ‧ 撒斯姆
【墮天】

隊伍技能:
7 星「墮天」系列角色對敵人發動攻擊 (需消除符石) 及沒有首批消除心符石時,該敵人於下回合被附上「墮天印記」,持續 3 回合。
每擊斃 1 隻附有「墮天印記」的敵人 (需消除符石),7 星「墮天」系列角色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發動條件:
以沉淪幻慾 ‧ 撒斯姆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魔族生命力提升 1.5 倍
以欲念幻化 ‧ 撒斯姆或沉淪幻慾 ‧ 撒斯姆作隊長或隊員,及隊伍中只有魔族成員


【其他字串】

代碼
描述
LABEL_654
連擊分數
TEAMSKILL_DESC_686
7 星「墮天」系列角色對敵人發動攻擊 (需消除符石) 及沒有首批消除心符石時,該敵人於下回合被附上「墮天印記」,持續 3 回合。
每擊斃 1 隻附有「墮天印記」的敵人 (需消除符石),7 星「墮天」系列角色的主動技能 CD 減少 1
TEAMSKILL_DESC_687
隊長的隊長技能「血祭斷魂劍」變為「血祭斷魂劍 ‧ 裂心」,當中於每回合移動並消除符石後,引爆所有心符石,直至場上沒有心符石
TEAMSKILL_DESC_688
暗符石兼具心符石效果
消除暗符石時,下回合將暗符石轉化為魔族符石


【新增故事】

帛曳
  傍晚時分,天地銀白如昔,結冰的湖面照出冷洌日光。城鎮中央聳立一支銅製圏架,高若鐘樓,支架幼如嫩枝,人們圍繞跪下,雙手合十,誦唸經文。在那高聳入雲的頂端,煙霧瀰漫間,一對巨翼若隱若現,輕搧出銀髮男子的臉龐。

  帛曳已忘記從哪時開始,被委託守護這個城鎮。他安身立命,終日待在銅架上,朝晨聽老人晨禱,正午聽小孩歌詠,白夜聽民眾祈願。千篇一律的經文,一成不變的頌詩,如出一轍的願望……在概括他生命的全部。就算掩著耳,他都聽得見。

  直至他聽聞撒旦的事。

  『那條村的村民們啊,手腳都被撒旦硬生生扯斷又重新縫合,左手變了右腳,右手變了左腳!』
  『另一城鎮更慘,撒旦把那城的人們的皮全都剝出來,任由他們暴曬在陽光之下!』

  平淡生活突然來了風雨似的,帛曳為撒旦納悶不休,起初以為是魔族或修道者的把戲。但當他一見那些沒有皮膚的人、左臂下的右腳,他才如夢初醒般,冰凍的心被灌了濕暖的風似的,對眼前一切有了耳目一新的體會。

  「真不簡單……」他搔著頭,反覆揣度撒旦的目的,但這些惡行都離他太遠,他終究只能引首遠觀。

  自那天起,撒旦的事跡逐漸增加,有些歹毒,有些詭異。她的行徑叫帛曳摸不著頭腦,但每一次聽說,帛曳都會銘記於心。

  看見人們垂釣冰湖時,他會想起撒旦曾在池塘裏養滿蚯蚓,任牠們竄進釣客的五官;看見人們耕作時,他便幻想撒旦將村內一半村民變成蚱蜢,逼使其餘村民滅蟲。雖然他從未見過撒旦,但撒旦的事滋養他的生活。

  假若某天沒有撒旦的消息,他就會不斷在腦海重溫撒旦的事,有時候還會恍然大悟,自以為了解撒旦的用意,會心微笑好一陣子。明明是他從沒見過的女子,卻已經朝思暮念。

  今天沒有撒旦的消息。帛曳遙望山脈上方的鉛雲,想起人們說過,撒旦的眼睛如鳥雲般灰黑,又如煙霧般令人茫然若失。細目一看,他才發現那不是雲,而是一支穿戴聖甲的神族大軍。

  帛曳挺身站立銅架頂端,展開發光的羽翼,向軍隊示意。然而,軍隊對之視若無睹,忙衝向城鎮。帛曳順勢一看,驚見一片濃煙重重壓在城鎮屋頂上,傳來哄罵和呼叫。剛才他顧著思念撒旦,連城鎮發生了火災也不察覺。

  神族軍隊即傳來一聲怒喊:「撒旦果然在這裏!偷了我們的聖火,還借刀殺人!」

  軍隊瞬即抵達冰湖,奮力鑿開以開通水源救火。

  他馬上躍下銅架,欲去找出撒旦。躍下一刻,一串清鈴般的笑聲驀地傳來……

  「白晝的火光,真的比黑夜的還要亮呢。」

  帛曳循聲一看,一名女子就坐在不遠處的一個水塔上。那女子坦胸露臂,抱著暗泛紫光的劍,在白晝下份外奪目。

  撒旦發現帛曳凝視自己。她把食指放在唇上,回以一個詭異的微笑。

  剎那間,時間靜止了。帛曳混身一熱,陽光彷彿侵入他的雙目、臉龐、胸膛、四肢……是前所未有的熾熱感覺。一個訊息清空了他的腦袋……

  她就是撒旦。

  撒旦伸伸懶腰,指了指冰湖上的神族士兵,輕聲問道:「你是神族,對不?告訴我,一個冰湖可以怎樣殺掉神族?」

  撒旦突然揮了揮劍,劃出一道火光,恍然道:「或許可以放更多火……」

  話語未畢,帛曳的理智已經斷了線,對這個令他入骨相思的女人說:「不,我有更好的方法。」

  他隨即拍翼飛往湖上。神族士兵以為他前來援助,打算著他幫忙傳水之際,眼前的冰湖逕自綻放白光,他們的眼睛像被千針戳破,眨眼間,就漆黑一片。士兵瘋狂地揉搓眼睛,在冰湖上打滾,慘叫連連,但始終甚麼都看不見。他背叛了同族,他愛她愛得無藥可救。

  「哈哈!真精彩!」撒旦拍手叫好。一夜之間,這個永晝之城變成永遠的煉獄。

  帛曳聽見撒旦稱讚自己,喉頭一甜道:「……有我在,你會遇上更多快樂的事。」

  撒旦斜睨而視,目光深邃。她伸手環住帛曳的頸項,整個人懸掛在他身上,然後在他耳邊悄悄地說:「走吧。」

  巨翼一搧,兩人消失無蹤,永晝之城亦沒入黑暗和火光之中。
撒旦
  「我…我是誰?」

  女孩在樹林中醒來,她茫然的看著四周與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努力地想要記起甚麼,但腦海中浮現的都只是些零碎的回憶,無法拼湊出任何完整的意思。她不由自主地來到只有寒冰的地域,赤裸的腳開始滲出鮮血,身體亦越漸疲憊虛弱,但雙腿始終還是無法停下。

  此時,她踏到一處薄弱的冰層上,冰層無法承受女孩的重量,女孩一聲巨響下便跌進冰海之中。那少女的聲音忽然徹底消失,她拼命想要游上水面,但越是用勁,身體反而不斷往下沉。她終於失去力氣,身體沉到冰海中,此時一隻企鵝的身影正向她游來……

  女孩緩緩醒轉,只見一個少年坐在她身旁,那少年見她醒來便問:「你沒事嗎?你叫甚麼名字?」

  她努力地回想,終在腦中找到了一個單字:「撒……」

  「撒?那,就叫小撒吧!」自被企鵝德魯依多多救起後,女孩便從此跟隨他們一同生活。女孩會幫忙照顧企鵝,又跟多多一起聽德魯依老師講述生命的意義。

  經過了一段漫長而平靜的時間,命運的考驗再度降臨於女孩與多多身上……正當她與多多一起帶領企鵝們遷徙時,那把女人的聲音突然再度於腦海中出現,而且比以往更加響亮。

  她摀住耳朵、不斷大叫:「你給我消失呀!」

  她的四周現出紫色氣團,氣團使得冰塊開始出現微細的裂痕,嚇得企鵝們都不敢靠近。

  只有多多一個不懼怕,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女孩身旁,把手放在她那雙顫抖著的小手問:「小撒,發生甚麼事了?小撒!」

  多多的聲音傳到女孩耳中,她頓時回過神來,本來煩擾著她的女人聲音驟然消失、紫色的氣團隨之消散。

  她緩緩地回應道:「又是她……她又來煩著我……」

  「她?甚麼她了?我完全聽不明白呀。」

  「那把聲音只有我才能聽見,她一直指引我去尋找某件東西,就算我不想也無法反抗……」

  此時,多多忽然靈機一動,他緊抓住女孩的肩跟她說:「既然如此,也許只要我們按著聲音的指示去做,或許就能使聲音消失?」

  女孩茫然地點頭,想著這大概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他們一同來到冰地的深處,面前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冰山,而冰山中竟有一把被封印著的劍,劍上更刻滿不明的咒文。

  正當多多驚訝地看著劍時,女孩卻好像失神一樣,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朝劍的方向走去:「被分割的吾之力……將在此刻重新聚合在一起……」

  多多一直在她身後叫喚她,但她好像完全聽不進耳內,徑自朝巨劍走去。

  她走到冰山前,將手輕放於冰山上,紫色的氣團便開始自她的手流向冰山。那氣團在冰山上圍了一圈,冰便開始斷裂成碎塊!那巨劍閃耀著暗紫色的光芒,讓人感到不安,連企鵝們都開始喧鬧起來,像是面臨著甚麼重大危機一樣。

  巨劍徐徐飄向女孩,女孩張開雙手,像是要擁抱甚麼似的。終於,她把巨劍抱入懷中,那陣紫色的氣團便自冰山飄向女孩,徹底包圍著她!

  「小撒!」多多緊張地朝女孩跑去,但紫色的氣團卻教他卻步。此時,紫色的氣團被中心的女孩所吸收,一個與女孩十分相似的女人閉著雙眼、昂首站著。直覺告訴多多,眼前的人是小撒,但又總覺得好像有甚麼怪異之處……

  手中結集紫色的氣,那些氣在她手中竟化成深紫色的黏液!她笑著將黏液滴於冰地上,冰地便徐徐生成一座冰椅,她緩緩坐到冰椅上。

  「小、小撒?」多多慢慢向她走近並輕聲呼喚她。

  女人傲氣地說:「嘿,小撒?叫我撒旦!」
昔拉
  日光照耀下,木頭車上的魚活鱗光閃閃,一路送往海邊的森林。

  儘管密林蔽天,但森林光源充沛得很,枝葉透陽,青光點綴。魚活推到深處,幾隻透着藍光的妖精拍動蝶翼,探頭出來,上前迎接。

  「看起來很新鮮呢!謝謝你們!昔拉大人一定會很高興。」藍色小妖精興奮笑道。

  「不……用謝。」運送魚活的民眾一臉冷淡,頭也不回便推車離去。

  走出森林後,領頭的男人終沉不住氣,嘟嚷一聲:

  「切!一群養尊處優的傢伙。」

  在遙遠的海域,有一個臨海之國。那裏土地肥沃,資源豐富,卻飽受洪災困擾。一有暴風雨,海嘯即避無可避,君臣上下都困擾十分。直至妖精定居此地,每夜裸體踏浪,對海吟詠,大海才聽了呼召似的,平靜百年至今。

  自那時開始,國王為了報答妖精,便答應與他們分享土地和資源,長年奉上食物,換來一片昇平。然而,經歷數代交替,人們逐漸忘記妖精昔日的恩惠,甚至覺得他們白吃白喝,對此妖精們略有微言……

  這一夜,昔拉帶領一眾妖精繞海而行。她乃眾妖之首,負責每夜領唱。正當大家詠唱正酣,她斜眼一瞥,發現一名年輕男子躲在礁石後面,看得目不轉睛。她不以為然,只道是好奇的人類在旁偷窺。待到歌詠結束,她喚眾妖先行回去,然後扇着蝶翅,一絲不掛的飄向男子面前。

  「這麼夜還不睡,不睏嗎……」昔拉歪着頭問道。但語音未落,男子拔足就跑,逃往森林。昔拉見狀,好奇心大起,亦緊隨其後,追至森林深處。

  「躲在哪了?」思揣之際,前方突然傳來男子叫聲。昔拉沿聲趕至,即見一頭豺狼猛地撲向男子。眼見男子危在旦夕,昔拉卻沒有主動擊退豺狼;反之,她一動不動,頌唱起來。

  聲韻悠揚間,藍蝴蝶自四方八面飛來,一上一下的包圍豺狼。豺狼四肢瞬間亂擺亂動,自轉幾圈後,「咚」的一聲倒地,沉睡過去。

  男子脫困後,驚魂不定,愣愣地盯着昔拉。昔拉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視線,不自覺地雙頰通紅,呆若木雞。

  兩人沉寂一會,男子終於開口說話:「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東西。」

  話匣子一打開了,竟停不下來,「你、你或許不認識我。我倆初次見面,我叫亞諾……是這個國家的王子……」說到「王子」,亞諾語帶哽咽。

  昔拉耳根發熱,雀躍地問:「王子?王子要做甚麼的?」

  「其他王子都有機會繼承王位,然後統治國家,而我……永遠都沒有機會。」

  「為甚麼?為甚麼?」昔拉瞪圓雙眼,不自覺地縱身向前,熱切追問。

  亞諾慘然一笑,娓娓道來。原來他徒有王子的名份,但因排行最尾,一直不獲重視。權位鬥爭日熾,趨炎附勢的臣子永遠漠視亞諾。在他們看來,亞諾就連眼中釘都不如。有志不得伸,亞諾委屈之下,偷跑出來,只為離開皇宮這片傷心地,機緣巧合下,就遇上妖精撫慰大海的時刻。

  自那一夜起,亞諾每晚都會躲在礁石後面,待詠唱結束後,便悄悄繞到森林最幽暗一處,靜候昔拉,盡訴心事。昔拉雖為眾妖之首,但行為舉止與小孩無異,亦對人類文明一無所知。

  亞諾身上的一飾一物,都能觸動昔拉的好奇心。起初昔拉總在問「甚麼是叉子」、「為甚麼要戴皮帶」之類的問題,後來她開始問「亞諾喜歡人類女孩嗎」、「亞諾喜歡甚麼」、「亞諾覺得我如何」,每個疑問都「亞諾」前「亞諾」後的,天天如是。

  「真想到城裏看看,可是人類一看到我的樣子就……究竟為甚麼呢……」昔拉依靠着亞諾,撥弄他衣衫上的金鈕扣。

  「如果我能登上王位的話,一定會想盡辦法,讓人類跟妖精融洽共存。」亞諾轉身面對昔拉,雙頰通紅,卻一臉正色問道:「昔拉,你願意當我的皇后嗎?」

  昔拉聽後,雙目發光。她毫不猶豫,當場答應了。
藍蝶女王 ‧ 昔拉
  昔拉答應幫助亞諾登上王位,派出了藍蝴蝶,依亞諾的指示,散播足以催眠大海的鱗粉。之後,國王和一眾王子就長眠至今。

  「亞諾……大人,國王和其他王子依然沒有甦醒跡象……」醫師面對大臣,向亞諾低頭稟報,語氣暗示他已束手無策。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國家一日無君,都難以運作下去……」亞諾一臉苦惱,沉吟半響。大臣們面面相覷,突然,其中一位大聲應道:「亞諾大人,請你繼承王位。」此言一出,議事廳上討論紛紛。過了一會,群臣均頷首和應。

  亞諾起初不依,後來謙遜幾句,就應允了。

  「亞諾當上國王了沒有?當上了沒有?」昔拉一見亞諾,即撲向他身上,反覆問道。

  亞諾笑而不語,牽起昔拉雙手,誠懇道:「我們回城堡去吧,昔拉。」

  昔拉胸腔一熱,欲答應之際,轉念一想:她乃妖精之首,不能貿然離開森林。一想到此,便滿臉愁緒。亞諾彷彿讀懂她的心聲,續道:「只要你當上我國的皇后,即標誌着人類願意跟你們融洽共處。屆時你既是眾妖之首,也是我的妻子。」

  昔拉聽着心動,煩惱也登時消除,滿面春風,隨亞諾離開森林。

  「原來亞諾一直住在這裏……這裏跟森林真的完全不同!」昔拉一進城堡,蝶翼拍得份外起勁,她亂飄四竄,早將城堡上下的物件都摸了一遍。

  亞諾站在一旁,投目窗外,昂首朗月,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驀地間,漆黑的夜空出現了一點藍光——一隻藍蝴蝶正搖搖擺擺地飛向昔拉,輕聲呼叫:
  『昔拉大人……救命!人類把森林的妖精都殺……!』呼救之際,亞諾猛地抓住藍蝴蝶,一把捏爛。然而昔拉已經聽見,更目睹亞諾捏殺蝴蝶的情景。

  「你在做甚麼?妖精他們怎……」話語未完,昔拉呆住了,一陣劇痛從左胸傳來……

  「原諒我,昔拉。」亞諾用劍刺穿了她的胸膛。昔拉痛極倒地,身壓蝶翼,哀然問道:「為甚麼……為甚麼啊……亞諾……」

  「你知道我一直渴望的,是父王的權位。人妖根本不能共存。如果被民眾知道,我依靠妖精的力量篡位,他們必定……」語音未落,昔拉身軀突然發出刺眼藍光,剎那間更分解成一大群藍蝴蝶,爆炸般的飛散開來。

  亞諾大吃一驚,猛地揮撥,連聲呼救,但藍蝴蝶愈出愈多,不消一會便淹沒了亞諾。

  過了半響,藍蝴蝶才散開,但亞諾已不見蹤影,遺下地上一隻緊握長劍、血肉模糊的手腕。蝴蝶在城堡每個角落徘徊一會後,再集結成群,形成一個人形的繭。忽然,上面劃出一道強光。破繭而出的正是昔拉。

  昔拉低頭凝視那隻斷腕,她無言以對,滿腔悲憤暗湧。沉吟片刻,她飛出窗外,直往森林方向進發。只見森林火光掠影,濃煙直飆天上。她悲從中來,發泄似的尖聲大喊,大海登時騷動不安,浪濤聲愈滾愈大,一大幅巨浪猛地翻向森林,火光全熄;另一翻巨浪則擊向城牆、民居、農地、城堡……一夜之間,久違百年的海嘯再度降臨。隨着昔拉尖聲稍緩,國家和民眾已被沖刷得蕩然無存。

  破曉時分,天空橙紫一片。昔拉背向大海,任由浪花舔拭腳踝,高唱聖歌,安撫大海。昨夜一切恍如夢,亞諾更是她前所未有的夢魘。忽然,一隻藍蝴蝶徐徐飛近,停在昔拉的肩膀上。

  『昔拉大人,我們走吧,返回那個沒有人類的森林。』

  昔拉揉揉眼睛,默言點頭,然後拍動蝶翼,與藍蝴蝶離開這片死寂之地……
大愛秉承 ‧ 帛曳
  神界宮殿聚集了大批灰頭土臉的士兵們,他們受了或大或小的傷。一名穿著銀白法師袍的男子帛曳鼓動力量,以魔法為士兵們治療。

  「帛曳大人,你才剛從戰事回來,還是先去休息比較好,這裡就交給負責治療的同伴去處理吧。」部下見到帛曳一臉倦容、滿身灰塵的模樣,忍不住勸說。

  「不必了,這點疲倦怎樣也不及士兵承受的痛楚,我希望早一秒也好減輕他們的痛楚。」
  
  可是轟然的異響從遠方傳來,驚醒專注為士兵治療的帛曳。他跑到宮殿外遠眺,神界大門的位置冒出大量灰煙,似乎有人在那邊展開戰鬥。

  「應該是有敵人來襲,我過去看一看。」帛曳拍翼朝灰煙冒起處飛馳而去,不消一刻便來到附近,大量神族士兵的屍體陳列在地上,見此帛曳感到難受、內心揪緊。

  『到底是誰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

  很快帛曳知道答案了,他看著那曾經讓他迷醉狂戀的身影——一名手持巨劍的美豔女魔族。

  『那是撒旦……她掙脫了我的封印、恢復以前的模樣嗎?』帛曳以為自己再遇撒旦時,內心多少會有動搖,但不可思議,他此刻異常冷靜,過去的瘋狂彷彿是個夢般。

  此時的撒旦展翅在空中飛翔,並揮舞巨劍斬殺聚集在神界大門前的神族守衛。帛曳見狀連忙拍翼,從自身的羽翼中拔出一羽,那羽毛在光元素的依附下化成長劍。

  帛曳朝大門俯衝而去,在撒旦殺害另一批守衛前,以羽劍擋住她的攻擊。鏗鏘一聲,兩劍交擊磨出火花,執劍者互不退讓,角力相爭。
  
  「撒旦,住手吧!別在殘害無辜,假如你能就此改過,我會在姬氏大人面前為你求情。」

  「我不聽!都是……都是你們的錯,一直逼害爸爸,我要把你們都打倒,這樣就能和爸爸在一起!」撒旦的口吻如同孩子,帛曳一瞬間便發現不對勁。

  「你……不是我認識的撒旦……你是我封印撒旦後的女孩……你搶去了撒旦的身體嗎?」

  「我沒有!我才是真正撒旦!」撒旦被帛曳的話惹怒,她低喝一聲,龐大的元素如洪流般自她身上爆發,把帛曳震開去。

  她不給予帛曳喘息的時間,揮動巨劍,暗元素的力量球擊向帛曳,但帛曳輕鬆避過,力量球墜落至神界一角把其中一座宮殿擊毀。撒旦沒有停下來,不斷釋放力量,誓要打倒帛曳。

  「這種憑蠻力的攻擊無法打倒我的。」帛曳收起雙翼縮起身體宛如箭矢般,從撒旦擊出來的力量球間穿插,不消一刻便來到撒旦面前。

  在撒旦反應過來之前,帛曳刷地展開雙翼,每根羽毛閃耀璀璨得刺目的聖光,在光芒的襯托下帛曳宛如太陽般光亮。在近距離沐浴於光芒的撒旦,只感到雙眼如被燒炙的痛楚,鮮血更自雙眼流下。

  「痛……爸爸……好痛啊……」那蝕骨的痛苦吞噬了撒旦的意識,她整個昏了過去,如被箭矢射中的猛鷹般往下墜落,深陷於神界廣場的石地上。

  帛曳翩然降落,緩緩走到昏倒的撒旦前,可是他感到一道熟悉的殺氣,連忙剎停腳步,亦幸好他反應過來,不然便被巨劍刺中——本應昏倒的撒旦像被什麼控制執起巨劍,朝帛曳一揮!

  『這攻擊精確瞄準要害……是她……是我認識的撒旦……』

  「你被封印在裡面嗎?」帛曳俯視被劃滿經文的巨劍,臉上浮現複雜的表情——揉合愧疚和後悔,他知道接下來的行徑無法被他人理解,但他展開雙翼,雙手呼喚光元素。

  「這是我對你的贖罪。」
   
  他閉目誦唸著經文,全身飄散著聖潔的光塵,隨著光塵瀰漫,依附在巨劍的經文開始顫動,逐漸變得激烈,最終經文成功爭奪束縛,自巨劍躍出以凶猛之姿衝向帛曳。雖然他不哼一聲默默承受,但被汗水沾濕的前額可見其痛苦之大。
 
  光芒淡去,巨劍上不再有經文刻劃,帛曳跪倒在地上喘息,正想抬頭察看撒旦的狀況,但一抺閃光占據他的視野,下一刻他感到龐大的力量擊向腹部,連哀號都無法呼喊,便被擊飛至天際,直至撞向天上的石柱才停下來。

  「嗚嗯——」帛曳吐出鮮血,掙扎起身卻被一道黑影籠罩。

  「嘿!好久不見了,帛曳。」撒旦微笑,帶著瘋狂和傲氣俯視帛曳,那姿態是帛曳所認識的撒旦,她伸出舌頭輕舔唇瓣,「你解放了我,所以作為答謝,我會帶著最純粹的憎恨來殺死你。」
至高罪咎 ‧ 撒旦
  「快放我出來!你們這班混帳!」在虛無的意識空間中,撒旦大聲咆哮,但回應她的只有回音。

  撒旦去到永晝之城找帛曳報復,卻反被覺醒的小撒旦封印進這個意識的空間裡,失去了身體的主導權。撒旦感到憤怒至極,拼命掙扎,但她的四肢被刻有十字經文的枷鎖所束縛,她的掙扎只是徒勞。

  或許她的反抗和嘶喊太吵耳了,一道人影在虛無中顯現——那是她的造物主邪神洛基,他勾起嘴角揚起帶著嘲諷的微笑說︰「你還挺有精神呢,明知沒用還掙扎了這麼久。」

  「洛基……」撒旦瞪住洛基、咬牙切齒說,「你教我想吐,擺著父親的嘴臉去唆使那傢伙殺盡神族,真是噁心至極!」

  「呵,你又何嘗不是嗎,要不是你和她的意識分不開,你根本恨不得那傢伙消失,以取得這副肉體的主導權……我們不相伯仲而已。」

  「你——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好痛!』一道呼喊突然湧入撒旦的腦海,下一刻右臂傳來痛楚,撒旦低頭看到右臂出現一道割傷,同時視野顯現現實的景象——數名神族士兵包圍著自己,手執武器滿臉殺意。

  『這是那傢伙的視野……她真的去了神界……所以剛才是那些神族士兵的攻擊……』撒旦很快推估出前因後果,立即大聲呼喊︰「不想死的話快揮劍!」

  像是聽到撒旦的指示,小撒旦揮舞巨劍釋放力量,眨眼間將眼前的神族士兵們斬成兩半,鮮血把大地染成腥紅,亦濺到小撒旦身上,使她發出淒厲的慘叫。

  撒旦感到眼前一黑,視野與小撒旦中斷,回到虛無的意識世界。一道人影在半空中顯現——是小撒旦。她跑到洛基面前,抱緊他哭喊︰「爸爸……好可怕啊,我不想殺他們……我做不到!」

  「不用怕唷,他們都是壞傢伙、死不足惜,只要把他們都打倒,就能和爸爸在一起了。」洛基放軟聲線哄著小撒旦,她擦拭眼淚點頭,身影逐漸淡去。

  「站住,你這樣只會被那些神族打敗!快把身體的主導權交給我!」撒旦大聲喊道,但她的聲音無法傳給小撒旦,對方的身影消失於這個空間。

  結果亦如撒旦所說的,不擅長戰鬥的小撒旦很快被打倒昏迷過去,而打倒她的對象竟然是撒旦恨之入骨的帛曳!沉澱在內心已久的憤怒再次被激活,撒旦成功驅使執劍右手朝帛曳一揮,阻止對方的前行。

  『雙手的枷鎖消失了……難道是因為那傢伙昏倒了……那她的意識現在應該——』撒旦搜索意識空間,很快便找到了小撒旦,同時她看到洛基走近昏睡的小撒旦——

  「你這傢伙不要碰她!」撒旦大喊同時想拔腿過去,但雙腳仍被枷鎖所束縛。眼見洛基就要抓住小撒旦之際,一道光芒籠罩整個意識空間,神奇地束縛撒旦雙腳的枷鎖逐漸消失。

  『是帛曳……他在為我解除封印……』撒旦驚訝,但沒有花時間理會,用力蹬腿同時鼓動體內力量,一把由暗元素凝聚的巨劍落入她的手中。

  「洛基,自那傢伙身邊滾開!」她用力一躍,舉高巨劍朝洛基一劈!洛基當然沒有呆站捱打,他舉起短刃抵擋,力量互相交纏,一時間沒法分出勝負。

  「竟然變得這麼強大。」洛基讚嘆著,詭祕一笑,「但是你有著致命的弱點。」

  洛基鼓動力量身上冒出暗元素,化成巨爪抓住昏睡的小撒旦,鋒利的指爪抵在她的頸上。

  「你依附在她的意識之上,她消失的話,你也會跟隨她消失……所以你知道要怎樣做吧。」

  「……可惡!」撒旦把劍扔開。洛基控制巨爪放開小撒旦,改為抓住撒旦,他更刻意收緊力度,撒旦咬緊牙關吞下所有的哀鳴。

  「竟然不哼一聲,這力度應能捏斷你的肋骨——」

  「爸爸……你在做什麼?」一道輕柔的嗓音打斷洛基的話,是小撒旦,她從昏迷中醒過來,帶著驚恐看著洛基,視線在游移。洛基揚起手上的小刀。

  「沒事,只是在教訓壞傢伙,乖,拿著那把小刀去刺進那傢伙的胸口,這樣她就會消失,而你就能自由控制這副身體。」

  「他根本從沒當你做女兒!他只是把你當作棋子去利用,不要被他騙到,想想你的右眼!」撒旦大聲說,以銳利的眼神直視小撒旦,「你比我更清楚的,你從來沒有忘記!」

  「不!不要再說下去!」小撒旦抱著頭大喊,像要逃避似的蹲下去,洛基走到她身旁,溫柔的撫上小撒旦,揉著她的髮絲,「不用怕,爸爸會保護你的。」

  「爸爸,你能喚我一聲嗎?」

  「當然可以。」洛基笑了,笑意卻沒有傳到雙眼裡,他柔聲輕喚︰「我親愛的女兒。」

  「……謝謝你。」小撒旦笑了,那笑容帶著幾可不見的哀傷,她拿起洛基手中的刀刃——

  噗!
  刀刃沒入在洛基的胸前,他瞠大雙目,瞪住身上的小撒旦,噴出氣音︰「你這是……你……背叛了我……」

  「爸爸……不,洛基,你從沒喚過我的名字。」此時小撒旦的臉上滿是淚水,帶著嗚咽地傾訴︰「結果在你的眼中,我什麼也不是……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都不去面對,但命運果然是無法逃避……它總要逼著我們去選擇……」

  「而你選擇了自由嗎……」洛基勾起嘴角,表情沒有敗戰的失落,反而有著豁然的釋懷,「你不是我的女兒,不是凱拉,從來都不是,你將會以撒旦的身分活下去,未來將不會讓你失望……」

  洛基的身影和巨爪隨著他的話語逐漸消失,最終完全泯滅於撒旦的意識空間裡,留下撒旦和小撒旦互相對峙。

  「……我討厭你,多多和企鵝們的事,我這一生都不會原諒你。」小撒旦抿緊嘴唇說。

  「呵,這麼巧,我也是呢。」撒旦聳聳肩,一如既往我行我素。

  「但我們的意識已經無法分開,一方消失另一方也不能久存,所以我要和你做個交易。」

  「挺有趣呢,說下去。」

  「我們共用這個軀體,前提是每做一個決定都要得對方的認可……我不容許你再濫殺無辜。」

  「好,那同樣我也不接受任由其他人宰割而不反抗,所以現在把主導權給我,我要教訓帛曳那傢伙!」

  小撒旦點頭,把巨劍交給撒旦。撒旦握起劍的瞬間,現實的景象重現視野。她看到帛曳跪在地上喘息,嗜血的心志燒旺,將力量注入巨劍揮向帛曳。帛曳被擊至天際的石柱,撒旦拍翼展翔,緊追上帛曳。

  「嘿!好久不見了,帛曳。你解放了我,所以作為答謝,我會帶著最純粹的憎恨來殺死你。」

  撒旦下殺手之際,一道力阻止了她。

  『不許殺。』小撒旦說。
  「你這傢伙——」
  『這是我們的交易。』
  「嘖!麻煩的傢伙,我不會殺他的,快放開我!」

  小撒旦解除對撒旦的拘束,撒旦舉起巨劍,朝帛曳的雙翼各揮一劍,羽翼被整支斬下來,鮮血自斷口汨汨而流。

  「啊啊啊——」蝕心的痛楚使帛曳嘶喊出淒厲的呼聲,他的慘叫逗得撒旦大笑,「你一直以自己的雙翼為傲,向你的翅膀永別吧,這是我對你的報復!」

  這時撒旦瞥見遠方有神族靠近,便抱著劍背向天縱身跳下去,她的身影以高速下墜,趕來的神族無法追上,只能眼巴巴看著她的身影變細。

  在空中墜落的撒旦看著蔚藍的天空,那澄澈像在諷刺她般明媚。

  「我,是撒旦。」撒旦面無表情的說,但雙眼溢滿淚水——那是小撒旦的淚水。她的淚水在空中劃出一道透明的軌跡,反射著陽光的光芒,綻放出虹彩。

  『我,是小撒。』小撒旦在意識的空間中呢喃。

  她們既相同亦不相同,互相憎恨卻又互相共容,在愛恨的世界中繼續尋找她們的路……
戀棧蝶夢 ‧ 昔拉
  「昔拉,至少我對你……」人妖開戰一剎,賽爾突然從群眾中擠了出來,迎面抱住昔拉,著她趕快離去。他經常進出迷霧森林的事被民眾發現後,便給軟禁在臨海之國的古堡中,對人們企圖反擊妖精的決定,束手無策。

  後來,賽爾憑著依稀記憶,找出古堡的秘道,成功逃了出去,直往迷霧森林的方向跑去,心中亦一直記掛昔拉的安全……

  然而,雖然昔拉被他打動,但她殲滅人類的衝動並沒退減——除了賽爾之外,所有人類都是該死的。他們從不把妖精放在眼裏,亦對妖精不存任何感恩,不管他們如何安撫大海,設法避免下一波海嘯。

  賽爾見昔拉目露凶光,全無撤退之意,即挺身擋在她前面,張手大喊:「各位!妖精與我們互不相干,過去的早就過去了,為甚麼還要糾纏不休?」

  遺民早就殺紅了眼,哪會聽從賽爾的勸喻?其中一名遺民更大嚷:「賽爾已投順妖精!是叛徒!」

  「不!各位……」驀地間,一把利劍插進賽爾的胸膛,熱血登時從賽爾嘴內吐出……

  「賽爾!」一切都來得太快,昔拉馬上扶住賽爾,雙目圓瞪,連忙呼喚著他。然而賽爾的意識逐漸模糊,開始口齒不清,隱約聽見他在說:「昔……拉……快……快走……」

  「不,我不會走。」昔拉抱住賽爾,與揮劍的遺民對峙,「醜惡的人類,消失吧。」

  她單手一撥,藍蝴蝶百變千、千變萬的,形成一個密集的屏障,朝遺民推進。遺民慌忙走避,但一拔足,就發現手腳已全無知覺,低頭一看,只見身體正在融化,視野陷落,最後甚麼都看不見……

  不消一會,迷霧森林的邊陲化成一片赤土,泛著暖和的濕氣,並傳來腥臭的氣味。

  但昔拉並不為意。從屠殺展開的一剎,昔拉就一直抱著賽爾,低頭凝視著他。

  「賽爾,現在你不用成為國王,算是邁向自由了?」昔拉伸手撫著賽爾失血而變得蒼白的臉容,那動作中帶著愛戀和柔情。

  『我對你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呢?是將亞諾的情感投射到你身上,還是真的對你動情呢?我不懂……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的心很痛……很痛呀……』

  昔拉環視變成血海的森林,回想起遺民的恨意以及自己對亞諾的恨意,她皺起眉頭輕輕呢喃︰「憎恨和被憎恨在我一生中不停重複上演……」

  淚水自昔拉眼角落下,身體溢出湛藍的光芒,包裹著她和賽爾,在場妖精見狀,即連忙阻止道:「昔拉大人!求求你,不要拋下我們!」

  「對不起,我……已經累了……我沒有資格統領你們……再見了……」昔拉淒美的笑容下一刻被大量的藍蝴蝶所覆蓋,蝴蝶們像要保護絕望的昔拉般攀附在她和塞爾身上,吐出如絲線的藍光,不消一刻,便在森林的入口中形成了一個藍色的巨繭。

  在場妖精一律低頭默哀,森林徐徐傳來口笛聲,奏著久違的聖歌……
沉淪幻慾 ‧ 撒斯姆
  撕斯姆在古城中以幻覺蒙蔽當地所有人的心神,讓他們拋棄信條,徹底釋放慾望,不再互助互愛。人的慾望一旦釋放,就覆水難收,在撕斯姆離去之後,古城陷入無可挽救的混亂之中。最終,見證時代變遷的古城淪落成市井,人們苟且偷生,城貌黯淡無光。


  「神的慾望真可怕,普通人看見了一定嚇得想死。」撒斯姆獨個兒走著,不禁又想起剛才信徒虛偽的臉容。甚麼「神的賜福」、「神蹟」、「快樂」……撒斯姆聽著就覺得氣惱,心想:『如果神真的看顧世人,那麼為甚麼就不看顧我?我本想助人卻招來厄運,這算是甚麼?』

  每次他完成貝利爾的任務,都會浮現類似的想法。不管他看著人們為欲念而自相殘殺時,自己有多樂在其中,但在快感的盡頭,往往不是可預見的幸福,而是令人顫慄的空虛感……

  「下一個目標是邊境的軍營……這個比古城的任務還要簡單。士兵往往要離鄉別井,慾望一定更加強烈。」撒斯姆按著貝利爾傳音的指示,朝南方的軍營前進,「先混進輸送糧食的商隊,然後趁士兵鬆懈的時候,向他們施加幻覺。同樣的策略,同樣的方法……」

  這個策略早被撒斯姆運用了不知多少遍,起初他尚有一點滿足感,但後來發現此方法百試百靈,便頓覺了無意思。人的慾望比他想像中無窮無盡,抽離不到幻覺、現實、幻覺,然後是殘酷的現實之中……想著想著,他已經跟隨隊伍進入軍營範圍。
  
  「麻煩你們了。」士兵接下撒斯姆遞上的糧包,露出感謝的笑容。撒斯姆噗哧一笑,不禁說了一句:「我們是工人,你可以對我們不瞅不睬,沒必要假笑嘛。」他指著士兵,開始施加幻覺,豈料他窺見的,不是自己被揍的畫面,而是士兵與家人一起同桌吃飯的情景……

  撒斯姆早已預料到,一家團聚是他們的欲望。但他沒想到,竟然是同桌吃飯的情景。他不禁想起他和妻兒的最後晚餐,還有一起回家的願望……都已經變得遙不可及。

  「剛才的幻象……難道你就是那個大鬧古城的魔族?」士兵馬上舉起矛,幸好撒斯姆即時從回憶中抽身而出,急忙避開。

  「既然你們想殺掉我,我也不阻止你們!」撒斯姆再度朝附近眾人一指,一眾兵士即被眼前的景象迷住:有的與家人重聚,有的遇見遠方的愛人,有的發現了美好和平的世界……他們久經戰亂,飽受神魔之間互相廝殺的煎熬,他們的欲望已經被混亂磨滅得只剩一點——一切最平凡、最簡單的幸福,就是他們所渴望的……

  撒斯姆看著眼前一眾兵士如痴如醉,浸沉在幸福美滿的幻覺之中,竟然不禁羨慕。他一直想再見他的妻兒,他還有很多話想跟他們說,雖然成為魔族、生無可戀,但並非沒有欲望……
  
  「就這麼一次,就這麼一次……」撒斯姆伸手往額頭一點,一瞬間,眼前便出現他夢寐以求的景象——妻子和孩子正迎面而來,朝他揮手。他激動得直往他們撲去……

  「快拿下這個魔族!」軍隊的團長趕到現場。他一聲令下,在場所有兵士登時醒覺,紛紛從幻覺中抽身而出,唯獨撒斯姆一直蹲在地上,抱著自己,痛哭流涕。他已經完全進入幻象之中,就算備受千刀萬剮,他也沒有知覺,眼裏就只有虛無的妻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1 下一條

版權宣言|Archiver|手機版|熾天使-神魔之塔攻略網,提供最專業的攻略資料

GMT+8, 2019-6-25 06:25 , Processed in 0.08260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Copyright © 2013-2015 Seraphim Raiders All rights reserved.

重點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 ,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